耶穌的祖先(7)

南國先知

引言

公元前七五零至七四零年間,出現的四位先知是亞毛斯、歐瑟亞、依撒意亞和米該亞,他們生活在同一的時代,履行先知的職務。亞毛斯和歐瑟亞被派往北國,我們在上一課課文內已略述了他們的事蹟,而現在,我們將看看南國先知們的事蹟。

南國著名的先知除了依撒意亞和米該亞二人外,尚有耶肋米亞和索福尼亞兩位先知,也是我們在本文中談論的。

依撒意亞

依撒意亞是一個猶大人,大概出生於耶路撒冷,具有詩人的才華,曾受過良好的教育,他似乎易於出入王宮,但不知道他有什麼職業,何以謀生。他執行先知之職約為公元前七四零至七零零年左右,當時正是北國衰弱滅亡的時候。南國本身也岌岌可危,而依撒意亞就成了南國猶大的救星。他勸勉百姓以信德和依恃的心情去服從天主,準備應付即將來臨的巨大事變。總觀依撒意亞先知的工作,可分為以下的四個階段:

第一階段是在納堂執政時代,依撒意亞目睹國內的奢侈、淫靡、崇拜邪神,剝削貧民等罪惡(亞毛斯在北國的情形亦一樣),他便宜佈天主降罰的日子即將來臨,勸人民悔改,不然必遭懲罰,因為屆時只保留那些「熱心」的遺民。這些事蹟可在第二至六章及十至十二章內找到。

第二個階段是阿哈次時代(第七章)。當時以色列和敘利亞邀請猶大加入聯盟,抵抗亞述,但遭到猶大國王阿哈次的拒絕,因此,以色列和敘利亞合攻猶大,而猶大則求救於亞述園。結果,亞述出兵,擊敗了大馬士革,攻估了以色列大部分領土;以色列的滅亡、破壞和充軍,都是阿哈次求援於亞述的結果。依撒意亞不但在當時宣講,而且還登上了政治舞台;他勸阿哈次不要投靠亞述,而應以忠於西乃盟約去博取天主的保護,可惜阿哈次沒有聽從。

依撒意亞設法堅固阿哈次的信心,告訴他向上主要求任何事都可以。阿哈次卻假裝虔誠,謂不願試探上主;但是,依撒意亞卻自動地向他宣佈了天主所要給他的一個徵兆。這徵兆指出了「厄瑪奴耳」的來臨(厄瑪奴耳即上主與我們同在之意)。縱然人在任何境況下:失敗、痛苦災難中也罷,但這種與上主同在的觀念,必會帶來最後的勝利和淨化的境界。

第三階段是阿哈次的晚年時代。先知預言北國以色列的滅亡(依28:1-6),同時也預告亞述帝國的滅亡(依30:27-33)。

第四階段是希則克雅為王時代。他受到唆使,參加新巴比倫領袖所鼓吹的反亞述聯盟,而引起了亞述王的報復,幾乎佔領了整個猶大國。王便請求依撒意亞的代禱。先知預言了聖城和聖殿的必得保存,而亞述國則遭慘敗(依卅六至卅九章及列下18:13-20:19)

總觀依撒意亞是個傳統的保守派先知。他所持的論點:天主的法律是天主以往的恩惠,現今還是天主的大恩惠,將來很可能仍是個恩惠。他雖然很少用傳統的盟約語言,但他的許多訓導所根據的觀念,是回溯到天主同十二支派保所立的盟約。在他重複這些舊有觀念之際,依撒意亞會以新的比喻和思想來加以闡釋,而將舊有的真理伸展到新的領域裡去。這是依撒意亞的一貫作風。

米該亞

米該亞先知和依撒意亞先知是同時代的人(約在公元前740-690)。米該亞奉天主之命譴責猶大人民,特別痛斥猶大的首領、司祭和假先知;他們雖然見到北國的滅亡,仍不知痛改前非,仍然行不公義的事。米該亞是窮人的先知,他的說話通俗而有力。他對上階層人士剝削窮人所犯的不正義的罪過,尤為敏感;對一些人的權利受到剝奪,也看得很清楚。他深知各大城市是權勢的集中地,也是不義的集中地。米該亞書僅得七章,從其內容上可將之分為四個部分:

第一部分(1-3章):宣佈上主的懲罰要降來,因為猶大犯了重大罪過。

第二部分:先知向以民報告上主的恩許(4-5章),分散了的子民均聚集於聖山上,歸向上主未來的新生君主,出生在白冷,他將戰勝一切世間的民族。

第三部分(6:1-16):是先知專針對北國以色列而說的話,責斥其國土上的許多不義行為,並力勸他們盡早回頭。

第四部分(7:7-20):預告敵人將要失敗,而以民將會復興。

米該亞在本書第三章內,曾預言耶路撒冷的毀滅:「為了你們的緣故,熙雍必被耕耘有如一塊田地,耶路撒冷必成為一堆廢墟,聖殿山必成為叢林中的一個丘陵。」(3:12)他是第一位敢於發言、聲稱耶路撒冷和聖殿將被毀滅的人。當時,料必引來時人的騷動,令人難以遺忘。與此同時的依撒意亞先知,對這一點則抱另一看法,且滿懷希望。相信這是米該亞與依撒意亞唯一不同的觀點。

耶肋米亞

耶肋米亞約於公元前六二七年蒙召作先知。當時他曾以自己太年青為詞,意欲推卻此任務(見耶1:4-10)。學者們推測,他的年紀約為二十五歲左右。其時猶大的國王是約史雅,是一個好國王,他在位期間,施行了政治上的改革,重整猶大國的舊觀,恢復信仰。耶肋米亞亦很贊同君王的革新,但是,他卻不能接受王所使用的改革方法;因為約史雅用武力的途徑來實踐改革,凡事強制執行,而使耶肋米亞無法接受。從此,先知曾一度中斷了他先知的任務,即在六三三年至六零九年間,他沒有發表過神諭和言論。他大多數的言論,是在約史雅的繼承人約雅金繼位的十一年中發表的。當時,先知已清楚知道,新世界的霸主將是誰,也看出這霸主將統治近東各國。他看到巴比倫將取代亞述的地位,消滅猶大,這是天主所容許的。故此,耶路撒冷和猶大,無論願意與否,均將成為新帝國的一部分。

耶肋米亞勸導天主的子民,應學習安於接受不可避免的事,也要看這事為罪有應得的,是獲得淨化的良機,反抗將會帶來更大的不幸。可是,人民不聽從他,起而反抗,結果不僅受巴比倫人宰割,京城也遭破壞,人民則被充軍。

總觀耶肋米亞先知書的內容,約可歸納為下列的五大部分:

序言:先知蒙召(1章)

一、有關猶大的神諭(249章):

  1. 倫理的喪亡,預告懲罰(2-6)。
  2. 對聖殿的迷信和宗教形式化(7-10);天主不再寬恕百姓(11-17);陶工陶器的象徵,先知的悲痛(18-20)。
  3. 攻擊王室、長官、宗教人士(21-23)。以兩筐無花果的象徵說明猶大的厄運(24)。
  4. 預言七十年的充軍(25);關於聖殿的言論,先知被捕及釋放(26:1-19),先知烏黎雅的慘死(26:20-33),耶肋米亞與假先知的衝突(27-28),給充軍同胞的書信,假先知們的抗議(29)。

二、關於默西亞時代的預告(30-33):

  1. 以民的回歸和復興(30:1-31:30)。
  2. 新盟約(31:31-40)。
  3. 購買田產象徵以民復興(32);
  4. 以民將安享默西亞時代的和平(33)。

三、耶京被圍期間的神諭(34:1-40:6)

  1. 漆德克雅國王及人民撕毀協議(34);
  2. 勒加布人忠義的美表(35);
  3. 約雅金國王焚毀先知的預言集(36);
  4. 先知受監禁以及漆德克雅國王的交談(37-38);
  5. 耶京失陷,先知獲救(39:1-40:6)。

四、耶京陷落的神諭(40:745:5):

  1. 巴比倫所委任的總督被猶太人所殺(40:7-41:8);
  2. 猶太人挾持先知逃亡埃及(42:1-43:
  3. 先知在埃及(43:8-44:30)。
  • 附錄:先知安慰巴路克(45:1-5)。

五、關於異民的神諭(46-51)。

最後是歷史的附錄:猶大滅亡;耶京被毀,聖殿被劫;朝臣被殺,耶苛尼雅國王獲釋(52)。

索福尼亞

列於舊約十二小先知書中的第九位是索福尼亞。關於索福尼亞的生平,在其著作中,我們得知他出身於貴族,在約史雅宗教改革前,執行先知職務,故此有一段時間與耶肋米亞同期。

索福尼亞書的主要內容可分為:

  1. 上主的日子會來到(1:2-13)。這是個痛苦、可怕的日子。眾人都要受到懲罰,唯有「尋求公義」和「貧苦百姓」倖免。
  2. 要及時歸向上主,免得遭受滅亡,並以許多事例為証(2:1-3:8)。
  3. 歸向上主,聖潔的子民在天主內得獲寵幸,最後以一篇詩歌來歌頌新聖城耶路撒冷(3:9-20)。

研讀完南國的四位先知事蹟後,不難明白到先知與人民的關係。無論在北國或南國,先知都是扮演著相同的角色。天主的代言人除了不斷的提示,苦口婆心的勸勉,或嚴詞警戒外,最主要的是在人民最痛苦、失望之際為他們帶來不滅的希望。天主子民在天主手中,常得到照顧,這是先知們所強調的。故此,不應該失望,相反的,痛苦和艱難是人民淨化生活的機會,因為經驗告訴我們:人在痛苦、困難中,更易找到天主;同時也易於接受、承認自己的不足和弱點。如今在以色列民族的歷史中,我們更清楚地體會到這個事實,相信這更能幫助我們在自己的生活經驗中,找到例証。

內容撮要

  • 南國先知中較著名的有依撒意亞、米該亞、耶肋米亞和索福尼亞。
  • 依撒意亞任先知職達四十年之久,是個傳統的保守派先知。他主張天主的法律是一個恩惠,過去如是,現在將來也是一樣。
  • 米該亞是窮人的先知,很為貧苦大眾出頭,他常斥責上階層的不義和剝削。他是第一位預言耶路撒冷和聖殿毀滅的先知。
  • 耶肋米亞被召作先知時約為廿五歲,他曾以自己太年青而推辭接受。在他出任先知期間,他教導人民要安於環境實況,把握淨化的機會,況且這也是罪有應得的結果。
  • 索福尼亞出身於貴族,有一段時間與耶肋米亞同期。他勸勉人民要歸向上主,因為上主的日子會到來。
最後修改: 2015年 05月 28日(四) 14: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