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穌的祖先(6)

南北分裂及北國先知

南北國分裂

撒羅滿死後,將位傳給兒子勒哈貝罕。由於勒哈貝罕聽信惡臣的進言,增加賦稅而引起人民的反感,最後另立新王,稱為以色列國。北方的以色列國擁有十個支派和以民的大半個土地。看來,勢力比原有的南方猶大國還要雄厚,猶大國只剩下小部分領土和本雅明支派。

北國:以色列

雅洛貝罕是以色列的國王,他在宣佈北方獨立之後,第一件所作的事,是將丹和貝特耳建為宗教朝聖崇拜邪神的中心。為的是阻止百姓基於宗教的理由,大批南流,奔向耶京,而削弱自己的國勢。他又鑄造了兩隻金牛,一隻在丹,另一隻在貝特耳,命人民朝拜,於是,他們便向金牛獻祭,如同在耶路撒冷舉行慶節一般。(參閱列上 12章)

雅洛貝罕原想成為一個永久王朝的第一任國王,可是,他的兒子為王後一年便被殺。弒君的主謀人登了位,並指定自己的兒子繼位。然而歷史重演,兒子又被人殺死了......最後,一個軍長叛變,使以色列國的內亂平靜下來。這軍長就是敖默黎。敖默黎算是一個偉大的君王,他安定國家的內擾外患,也建築了一座輝煌的京城--撒瑪黎雅,這座城是北國的京城。總括來看,北國存在的二百年歷史中,確實飽受了許多磨難,歷盡滄桑,最後被亞述國所吞併。

南國:猶大

猶大支派,在聖經及以民歷史中,特別受到重視及尊敬。猶大國的第一任國王是勒哈貝罕。這個國家被天主所喜愛,並得到特別的照顧,究其原因,因為他們保持對天主的信仰。其間雖亦曾發生過不忠和背叛的行為,可是,天主並未因此而放棄不顧。

南北兩國對峙期間,除了本身交惡外,還受到外敵所侵擾。每個國王在位的一段日子中,都受到鄰國的侵略。最後,終於被巴比倫王拿步高所滅。

先知南北兩國的領袖雖然背離天主,但天主仍不擯棄自己的百姓,常履行向他們許下的諾言。由於君王和民眾領袖不服從自己,天主便興起了一些忠義的人,來做自己神權政體的代理人,這些代理人就是聖經上所稱的先知。

中文「先知」一詞,除了和原文字義有出入外,且表達不出這些人所做的任務。原來先知的主要任務,並不在於預言未來的事,而更多的是「傳達」天主的說話。先知是天主所委派的最高導師,天主委派他們的目的,是:

  1. 要他們督導君民,使人民保持並奉行天主藉梅瑟所頒賜的盟約;
  2. 促使君民準備接受基督賜與世人的新盟約。為了達到這個目的,有時先知會提起過去的歷史作為鑑戒,有時也會指明天國的將來命運等。

舊約中的先知書包括了四大先知,即依撒意亞、耶肋米亞、厄則克爾和達尼爾,此外還有十二小先知書,即歐瑟亞、岳厄爾、亞毛斯、亞北底亞、約納、米該亞、納鴻、哈巴谷、索福尼亞、哈蓋、匝加利亞和瑪拉基亞。這裡所稱的十二小先知書的「小」字,並不是說這十二位先知的地位和使命次等,而是表示他們的作品的分量較少,不如前面那四位大先知豐富而已。這些先知們,或在南國,或在北國,各按其當時的宗教情況及道德需要,維護天主的權利,和謀求人民的幸福,負起他們先知的特殊任務。

北國以色列的先知

所謂北國的先知,是指受天主派遣,在以色列境內教訓、指導人民的先知。這些先知不一定是出自以色列的。北國眾先知中,較著名的有厄里亞、厄里叟、亞毛斯和歐瑟亞等。

厄里亞

自南北分裂為二後,兩地的君王和人民均遠離天主,信奉邪神。上主為了挽救以色列人免於災禍,便派遣一位先知--厄里亞,去指責以色列人民的不是。天主為了使先知完成任務,特賜給他行奇蹟的能力並以大能庇佑他免遭災禍。厄里亞的生平見於列王紀,他一出現便預言有大災難:

「厄里亞對阿哈布說:我指著我所服侍的永生上主,以色列的天主起誓,這幾年如果沒有我的命令,天決不降露或落雨。」(列上 17:1) 然後,天主命厄里亞前往漆冬,在那兒發生了增餅和復活寡婦兒子的奇蹟(列上 17:7-24)。三年旱災之後,厄里亞預言它的結束。

另一個著名的事蹟,是厄里亞與假先知的比試實力場面。結果,厄里亞的天主顯神蹟,於是全體人民便皈依天主(列上 18:21-40)。由於厄里亞的大膽作風和威武氣焰,他的行事方針常是不給人留餘地的,所以他的敵人要追殺他。一次,他被迫退隱山中,不敢出來,天主顯現給他並使他脫險。最後,天主命他為厄里叟傅油,好做他的繼承人。厄里亞在完成上主所託的一切任務後,便被天主接走了(列下 2:1-11)。

厄里叟

厄里叟是厄里亞的弟子,受命繼承師傅的職責。他一生所行的奇蹟,比師父還要多。此外,他不但生時行奇蹟,死後還行奇蹟。在列王紀下篇不但記載了增油、復活死人的奇蹟,還有一個著名的事件,就是治好了教外人納阿曼將軍的癩病(列下 5:1-19)。

厄里叟盡先知之職五十年之久。去世後,天主還用奇蹟來表明他是天主的人。他死後的第二年,有些人正在埋葬死人,忽然看見一群土匪,由於害怕,便把死人扔在厄里叟的墳墓裡,那死人一碰到厄里叟的骨骸,就復活站起來了。(參閱列下 13:20-21)

總觀厄里亞和厄里叟兩位先知的事蹟,可看出他們二人兩方面的工作:一方面是對政治的干預,另一方面是他們所行的奇蹟。這些都大大的影響了以色列國的成敗和他們宗教的實際生活。

亞毛斯

以色列最長的一個王朝是由耶胡建立的,共傳了四代,達一百年之久。在這安定的時期,以色列日漸興盛。到了耶胡的曾孫雅洛貝罕第二統治以色列時,是以色列最輝煌和最強大的時期 (783-743)。約於七五零年即距離厄里亞先知一百年左右,亞毛斯先知出現了。

亞毛斯生於猶大國,但蒙天主召喚,到北國以色列去宣講。南北兩國信仰同一的天主,故此,兩地的先知常是來來往往的。但是,亞毛斯在北國似乎不甚受歡迎,在那兒停留了約一年,即被趕回南國去;因為他在北國到處奔走,大聲疾呼,斥責皇室顯貴的奢侈生活(亞 3:9-15)、法官的不公義、欺壓小民的行為(5:7,8:4,8:5),以及以民的宗教墮落等,終於被大司祭和人民驅逐出境。

從亞毛斯的作品中,我們見到他的獨特風格。他是個凡事以天主為依歸、生活嚴肅的人。他對一切惡事惡行,直言不諱,盡力攻擊,明言上主對各民族的賞罰,只按正義及道德的生活水準為憑,以不可避免的毀滅來恐嚇北國以民,使他們悔改。他重新提醒他們:是天主自埃及將他們救出來的。誰蒙受恩典愈多,誰所負的責任也就愈大。

歐瑟亞

歐瑟亞與亞毛斯是同時代的人。他在北國履行先知職務達廿六年之久,其間共經歷了六個國王,時間約在七五零至七二二年之間,是北國遭滅亡前的一段時期。

歐瑟亞書第一章即敘述歐瑟亞娶了一個娼婦為妻(見歐1:2-9)。關於這段記載,有學者認為是一個假想,並非事實。然而書中所述的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,似乎是確有其事。因此,有人認為先知愛上了一個女人,並娶了她為妻。然而,這女人對他不忠,公開的背叛他。這一段失敗的婚姻,使歐瑟亞深深地體驗到由於妻子不忠的愛所帶來的痛苦,從這親歷其境的痛苦經驗中,他明白到「天主對不忠的以色列人的那份愛」是如此的大,而換來的那份痛苦經驗是如此的深。在歐瑟亞看來,婚姻就是天主對以民所立盟約的象徵。所以,在他的書內充滿了愛;以夫妻之愛比喻天主與以民間的關係;以父子之情來表達天主對以民的關懷,最後更以母親對自己嬰兒的憐愛來表示出天主對自己人民的那一份「盲目」的愛。(歐11:3-4)

結語

歐瑟亞和亞毛斯雖然在同時期內講預言,充當先知的職責,但是兩人對同一時期所發生事情的反應態度卻很不一樣。這是天主賜與他們的靈感,按其個人的特色不同,因而有不同的工作表現。天主在亞毛斯內工作,是藉先知對貧窮人受壓迫所產生的敏感,因而亞毛斯特別顯示出天主對正義的熱愛。天主在歐瑟亞內工作,是藉他對愛的敏感;歐瑟亞遭受了愛的拒絕,由於這痛苦經驗,顯示了天主對選民的愛和其旨意。

從上述先知事蹟中,可見到各人的獨特個性,並配合其不同的生活背景,於是在履行職務時,各人的方法、取捨及表達方式,均不相同,但都是從自己的個人經驗中,去推行和發揮其使命上的職責。這一點,不期然使我們想到,在信仰歷程中,我們也是紮根於自己的個人經驗,然後從這經驗中加以探索,推展我們與天主的關係,加深對祂的了解和認識。

內容撮要

  • 南北國分裂緣起於撒羅滿的兒子繼位後,增加賦稅,因而導致人民的起來反抗,另立新王。
  • 北國是以色列,包含了以民的十個支派;南國猶大則是本雅明和猶大兩支派所組成。
  • 南北國對峙期間,二者均受到外來者的侵襲,結果以色列為亞述所滅,猶大則落於巴比倫人拿步高手中。
  • 先知是天主所派遣的代理人,要他們督導君民守盟約,同時,協助君民準備接受基督賜與世人的新盟約。
  • 北國的先知有厄里亞、厄里叟、亞毛斯和歐瑟亞等人。
最後修改: 2015年 05月 28日(四) 14: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