訓誨文學(1)

訓誨文學導論

前言

每個人都有智慧,知道怎樣生活,甚至也懂得教訓別人,發表意見,可是這些言論多未有記錄下來;至於一些被稱為智者的言論教誨,卻一一輯成語錄,流傳於後世,在中國,每一個朝代都有一些具代表性的人物,他們的語錄被收集在一起,而成為智慧的文學,今天我們所看到的四書五經、箴言等大部份便是這一類的作品。

這一單元,我們要介紹的「訓誨文學」,便是屬於希伯來民族智者留下來的智慧文學,是舊約書中的一部份。舊約中的訓誨文學,亦稱為智慧文學,也有稱之為智慧書的,共包含了七本著作,就是聖詠集、約伯傳、箴言、訓道篇、雅歌、德訓篇及智慧篇。 在我們進入這些著作之前,我們先來談談有關智慧文學的一些普遍問題。

智慧是甚麼?

有人認為,智慧是知識的獲得,一種領悟的能力;也有人認為智慧是人處理生活的一種藝術,能幫助人更積極地善渡生命的歲月。至於聖經作者思想中的智慧,有甚更深一層的意義。智慧按其本身來說,是一種秩序或稱之為和諧。所以,無論何時何地,凡有良好的秩序,事物各顯其功能時,便有智慧的存在。對人來說,當人知道如何正確地去處理生活中的事務時,這人便是個明智的、有智慧的人。一個人的生活富有或貧窮都不是問題,只要人無論在順境或逆境中,都能知道如何去生活;這樣的人,才算有智慧。人最高的智慧,是在於他能正確地處理他和天主之間的關係,可以說,這是智慧書內容所要表達的。換言之,智慧的最終目標,是要達到人與天主之間、人與人之間、人與萬物間的良好和諧秩序。

舊約中智慧的意義

舊約中所講的智慧,是希伯來民族從自己的生活經驗中領悟得來的。 由於他們是天主的特選民族,他們自祖先開始。即接受天主所啟示的訊息,在此教誨下生活成長;因此,從他們生活經驗中所得的智慧之言,就已包含著天主的啟示。所以舊約中所謂的智慧,有以下的意義:天主是智慧的根源,人的智慧是天主恩賜的。所以猶太人把天主的啟示,當作為最高的智慧,而梅瑟的法律及其他的經書,被視為智慧的寶藏。至於在智慧篇中,作者更將自然科學和超性的智慧,都當作是天主的恩賜。事實上,在舊約各書中,我們也看到天主如何將這恩賜賞給世人,如若瑟和達尼爾詳述夢境的知識(創 41:25,達 1:17)就是個例子。天主的智慧在人心中所發生的效能,是使人認識天主,這點為個人和團體都有益處:天主賜智慧給個人,但也賞賜智慧給全體選民(德 24:12-13)。

有關智慧的來源,聖經作者指出了以下的途徑:來自祖先的傳統(出 13:8-10;申 4:9;約 8:8-10);來自自己的經驗(約 12:12;15:10);由於學習(箴 9:9;13:14);來自天主的恩賜(創 41:16,38-39;智 7:7-14)。

舊約中的智慧文學

舊約中的智慧文學,在舊約聖經中佔著相當大的份量,共有七本書之多。同時,這些書的內容,觸及人生活的每一部份,自生到死,自爬蟲走獸到宇宙星宿,以及各種彼此間的關係等,都包羅萬有的記述下來,以下我們將談談它的特色。

△舊約智慧文學的特色

舊約中智慧文學的內容自成一格,與其他經典的內容,如歷史、先知及法律迴然不同。一般來說,決定一本書為智慧書的因素有二:其一是這本書是寫於充軍至耶穌降生期間的時期;其二是寫作的目的不只是為以色列人民,也是為全世界人類;並且所討論的內容,特別注重倫理道德,而不是專以教理神學為出發點的。智慧書的另一特點,就是它們大部份是以簡短的格言方式來教訓人。此外,要注意的,是智慧文學上所強調的智慧,主要不在於理智、明悟、學問方面的智慧,而是人生處世,關於做人方面的實際準繩。換言之,是人格道德的表現;所訓誨的對象是單獨的個人。

△智慧文學的表達形式

智慧文學的體裁形式,有點兒接近東方文化,喜歡使用詩歌、駢體文或故事的形式來述事。以下我們歸納出八個常用的表達形式:
  1. 對仗的語法----如同我國詩歌般使用對仗的筆法。不過,我們是透過押韻的技巧來對仗,將一個思想用兩句重複的話說出來;聖經中的對仗,是用在內容方面,而不太注意聲韻及音節的長短。使用此形式的要算箴言和聖詠兩書最為顯著。
  2. 數目字法----這種方式表達出人們對次序的渴望。許多民族都有這個特點,同時,數字形式可便於記憶,適合作為教學材料之用。(可參考箴 6:16-19)
  3. 自傳式法----在智慧書中,作書屢次把對智慧的領悟,當作自己個人的發現,這種方式可增加教學者和聆聽者的興趣。(箴 24:30-34;德 33:16-18)
  4. 長篇訓誨詩----智慧文學中有不少長篇的訓誨詩。約伯傳中就有四首訓誨詩,可算是典型的例子,其他的如聖詠和箴言篇中也可找到。
  5. 對話式----這方式在近東的作品中是最普遍的,可是,在智慧文學的作品中,卻不多見使用這對話式的方法,只有約伯傳中使用了。
  6. 故事及寓言式----使用這類型的特徵,是想簡單地透過故事來解釋,以帶出想要說的主題。(箴 5:15-20;12:1-6)
  7. 訓誨式的敘述----這一類型,一般是不計較文學修飾的,直截公然說出事件的可見後果,如約伯傳的述部份就是。作者在敘述的結尾(約 1:22),或者敘述之中(箴 7:6-23),加入一些有訓誨意味的片段。
  8. 祈禱式----作品中的一些禱詞,帶有智慧文學的說法及主題,如訓誨聖詠(詠一、卅七、四九、一一九首)。這些聖詠一方面向天主祈禱,另一方面訓誨學生,然而這些都是祈禱。

聖經中的智慧文學作品

聖經中的智慧文學作品,可分為兩大類:其中一類以箴言為代表,風格較保守,但實際、樂觀,且富教育意味;另一類以約伯傳和訓道篇為代表,風格比前者為激進、悲觀,而富理論及個人性色彩。在文體上,前者多用簡短的押韻箴言,後者則多使用獨白和對話。由於每本書的內容和表達形式,有時候同時出現了上述兩者的風格,所以不容易將其歸納於某一類中。當中只以約伯傳較為鮮明,是屬於第二類的作品,因其內容含純理及激進的色彩,對傳統善惡報應觀念,採取質疑的態度;至於文體方面,採用了對話方式來帶出主題。例如另一本書訓道篇,看來雖屬於第二種的智慧文學作品,但是它的內容真義卻叫人甚難把握。聖詠中有十多首的內容和表達形式,與智慧文學有關的,例如1,33,35,37,49,73,91,111,112,119,127,128,133,139等。這些聖詠各自表達著智慧文學的某些特色:例如詠73,雖然有約伯的意識,但是卻以崇拜之情來代替內心的焦慮;又如詠111,128,其內容與箴言書「敬畏上主」的主題相似;至於詠49又隱含了箴言中智慧女士在高處吶喊的方式。最後智慧文學的語法「⋯⋯的人是有福的」在詠1及32中亦常出現。

撒羅滿與智慧文學

達味的兒子撒羅滿,是一位智慧過人的國君,我們從列王紀上篇讀到他明智的斷案事蹟。自古以來,便相傳撒羅滿留下了三千篇箴言和五千篇詩歌,並認為雅歌、訓道篇、智慧篇及一些聖詠,均出自撒羅滿之手。這傳統的說法,今天的學者知道這並不可能,但是,卻承認撒羅滿與智慧文學實有密切的關係。以撒羅滿的名字與智慧文學相提並論的其中一個原因,是因為智慧文學肇始於撒羅滿時期的宮廷時代,當時王朝擴張,朝臣增多,必須訓練寫作及管理的人才,也需要參考鄰國的文化制度,這些都是促使智慧文學在宮廷中發展的原因。撒羅滿是一個智者,同時更熱衷於智慧文學,是他授意、贊助、保護及鼓勵智慧文學的發展,所以,以色列的智慧文學,以撒羅滿為始祖,而常把智慧作品歸屬於他,成為智慧文學一貫的傳統。

事實上,在撒羅滿登基之前,以色列人早已有了智慧文學的作品,不過由於撒羅滿是君王,同時又熱愛智慧文學,他又是個偉大明智的智慧之士,所以,便與智慧文學結上了密切的關係。至於將智慧文學及撒羅滿以後的智慧作品,都歸入他的名下,其意義就如將聖詠集歸於達味,把法律給梅瑟一樣。

結語

聖經中的訓誨智慧作品,是聖經其他各書中最具文學作品色彩的著作,既帶著優美的純文學格調,又具有悠遠深奧的人生哲理,面對這些偉大的神聖著作,非三言兩語、甚至窮終生,也無法將它完全明白過來。因此,在未來的幾個主題中,只能作極其簡單的介紹而已!

反省.分享

  • 分享一下你對「智慧」的看法。 以及現代人中怎樣才算是個「有智慧」的人。

參考資料

  • 聖經辭典 【思高】
  • 智慧書 【思高聖經學會】
  • 信仰旅程 【思高】
  • 約書的故事 【真理學會】

最後修改: 2015年 06月 9日(二) 16: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