倫理再反省(6)

感覺和情緒 (倫理要素之三)

明白自己或別人的真實感覺和情緒,及引起這感覺和情緒的原因,為改善自己是很重要的。

愛心與感覺和情緒的關係

如果我們要用具體的行動,去表現我們對別人的愛和關懷,我們必須能明白別人的感覺和情緒,而且也要知道,當我們用不同的方法去對待別人時,他們會有什麼不同的反應和感受。讓我們再引用上一課的新同事做例子:我已具備關懷別人的愛心,也醒覺到有一位新同事在場,他在外表看來,似乎需要別人的幫助。但他的需要是什麼呢?這便要看我能不能明白他的感受了。他的感受可能是害羞、緊張、害怕;也可能是覺得舊同事不夠熱情和友善;或覺得自己若太過主動便會使人認為自己冒失;也可能是因為由於沒有舊朋友在自己身邊而覺得鬱鬱不樂⋯⋯我若越能明白他的感受,便越會傾向於幫助他;越能知道他有什麼感受,便越會用「最適當」的方法去幫助他。這個例子告訴我們:愛心是與明白別人的感覺和情緒緊緊相連的。不明白別人的感受,便不容易去關懷別人;而且若要關懷,也未必能恰到好處。

我們若要真的認識別人的感覺和情緒,便必須有和別人「易地而處」或設身處地的能力。例如:如果我一個人孤零零地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,多數都會有手足無措的感覺,需要別人主動地來和我作友善的接觸。因此,我會猜想到這位在我面前的新同事,也多半會有類似的感覺和需要,他需要別人-需要我-去關懷他和接觸他。其實,這種易地而處、將心比心的能力,已經是一種愛人和願意平等待人的標記。因為如果我不是用平等的態度去待人,我便只知重視自己,而不知重視別人,會覺得自己在孤獨時,有人來關懷是天經地義的事,而別人在孤獨時,則是否有人去關懷他都無關重要。

認識和了解別人的感覺和情緒,是同情和關懷別人的第一步。在孟子梁惠王章句裏面有一則小故事說:齊宣王因不忍見到一隻被牽去宰殺祭鐘的牛的恐懼樣子,而下令「殺免」了這隻牛的死罪,改用羊去代替。老百姓們以為齊宣王是由於吝嗇的緣故,才不肯用高價的牛去祭鐘,而改用賤價的羊。齊宣王卻為自己辯護,說自己並非吝嗇,只是不忍見到那頭牛的可憐樣子罷了。孟子隨即反問他:「你不忍心見牛去受死,為什麼又忍心讓羊去受呢?」這時齊宣王亦不禁啞然失笑:「這便難怪老百姓都說我吝嗇了!」但孟子卻指出,這正是齊宣王具有仁心的表現。他說:「無傷也是乃仁術也,『見牛未見羊也』。君子之於禽獸也,見其生,不忍見其死,聞其聲不忍食其肉。」(孟子:梁惠王上) 孟子的意思,是說任何人都有同情和惻隱之心,只要人能「見到」別人或禽獸的痛苦狀態,他的同情心和惻隱心便會油然而生,在看到、聽到或接觸到別人的苦況,了解到別人的感受時,都會自然地泛起同情之心,而樂於在能力範圍內去幫助他們。

潛意識的感覺和情緒

認識感覺和情緒的其中一個困難,是由於它們在我們心中有時會出現得很快和很突然,我們往往在「未知」發生什麼事情之前,已經有發怒、嫉妒、恐懼或緊張等情緒。有時更在一個情緒之後,緊接著發生一連串其他的情緒,使我們無法知道究竟什麼是第一個情緒,或我們原先的感覺怎樣,更不知道什麼是引起這感覺和情緒的原因。

舉例來說,一個在三、四歲時曾經遇過溺的小孩子,長大後可能會很怕游泳。每當他的朋友邀請他游泳時,他總推說是沒有空,或不感到興趣,或不喜歡等等。他絕不能容忍朋友們笑他膽子小;他有時甚至會討厭那些邀他游泳的朋友。因為他自己相信:也願意別人相信他不去游泳完全與膽小無關,而是他自己不喜歡的緣故;他認為自己只是「不願去」,而不是「不敢去」游泳。

明白自己或別人的真實感覺和情緒是很重要的,否則我們無法幫助自己,更無法幫助別人去面對自我和突破困境-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要突破什麼?面對一個口裏說不喜歡游泳、心裡怕水的朋友,你不可能單用「說話」去和他討論游泳的益處和樂趣,這是不會令他回心轉意的;因為他並非不知道游泳的益處和樂趣。你也不要奇怪,為什麼當你每次邀請他去游泳時,他都迴避你,甚至會發脾氣,因為你正刺中了他的要害。也許只有一位慈祥的、善於體察人的心意和能夠了解別人感受的長者,才能成功地幫助這位曾被水嚇破了膽的朋友,去重新面對「水」的挑戰。

我們也很容易會歪曲別人的形象,把真的當假,假的當真。例如:一個男孩子如果有一個很嚴厲的父親,他會覺得一切男人都是嚴厲的;一個女孩子如果有一個很愛管束她的母親,她也會覺得自己的女上司時常都在針對著自己,因此便時常都想反叛這個上司,故意和她作對。這些可能都是極端的例子。要普遍的情況是:我們根本不去留心觀察別人,也無心去反省和分析自己的感覺和情緒;我們不單不設法明白自己或別人的感覺,反而完全跟隨自己的感覺(或衝動!)去行事,或把別人表面所流露出來的表情,當作是他內心的感覺和情緒。不少人把朋友誤作仇人,把別人好意的提醒當作是尖酸的諷刺,都是因為沒有用心去觀察和思考的結果

認識感覺和情緒的方法

認識自己或別人,正如任何知識和技能一樣,都可以藉努力學習和實踐而獲得。下面便是一些簡單的可行方法:

  1. 閱讀-多讀一些有關心理學和有關人行為的書籍,我們便可對感覺和情緒有基本和正確的認識,也可以知道感覺和情緒對人的影響。
  2. 角色扮演-例如:你可以在一齣話劇,或在一個小組動力中扮演一個角色,然後留心體味你自己在不同情況下「演出」不同的角色時,究竟有什麼感受。
  3. 觀察-如果你要觀察別人,是頗為容易的。只要你能作「近距離」的觀察,注意他的面部表情和變化,留心傾聽他的說話的內容和聲調的轉變等等,你多半可以猜到他的感覺和情緒。但要觀察自己,便沒有那麼容易了。你必須刻意去觀察自己,留心細聽自己究竟在說什麼,注意自己的心臟是否在加速跳動,自己的面部是否在轉熱或變冷等等。換句話說,你必須更加意識到自己的言語、行為和身體的變化,才可以更易確定自己的感受和情緒。把自己的聲音用錄音機錄起來,再聽聽自己說話的速度和聲調的變化,也有助於探索自己的感覺和情緒。
  4. 利用藝術作品-有些刻劃人性、能深度地反映生活的文學著作,如小說、詩歌等,或一些精心拍攝的優良電影,通常都能有效地帶讀者或觀眾進到書中人或劇中人的內心世界。人的生活和情緒雖然並非按著一定的「公式」而演變,但古往今來的人性還是彼此相當接近的。成功的文藝作品,通常都能「捕捉」到生命中某些不變的規律,或人情中的共通地方。我們在其中不單可以看到別人的影子,也可以看到那些和自己生活相似的地方,因而更能意會到別人或自己所感受到的東西。
  5. 研究個案-這是指研究或接觸某些在心理上有問題的人的生活事蹟。我們慣常認為有些人患上「精神病」,稱他們為瘋子;其實,「正常人」和「不正常人」之間的差別,並不十分明確,我們大部份人,都或多或少有精神上或心理上的問題和困擾。經常在瘋子身上出現的情況,有時也會間中在我們身上出現;「瘋子」的「不正常」行為、思想和情緒,也不過是我們自己的行為、思想和情緒的誇張和擴大。所以研究某些精神不健全者的個案,有時也會使我們不期然、地看到自己的樣貌,使我們能更認識自己、自己的感覺和情緒,因而能對自己的行為多加警惕。
  6. 交談-以上各種方法,都可以幫助我們去認識我們的或別人的感覺和情緒,但其中最重要的是交談。當我們與人交談或分享時,我們自然會產生不同的感覺和情緒,這時,我們不單可以有機會「看清楚」別人,也可以透過坦誠的交往,從別人的口中,和在別人的態度與反應中看到自己。事實上,當一個人能用語言去描述自己的內心時,他已努力去認識自己;當一個人敢於去和別人分享自己的內心時,他已經具備了面對自己、正視自己和改變自己的勇氣。

聖言生活

那時,經師和法利塞人帶來了一個犯姦淫時被捉住的婦人,叫她站在中間,便向耶穌說:「師傅!這婦人是正在犯姦時被捉住的,在法律上,梅瑟命令我們該用石頭砸死這樣的婦人;可是,你說什麼呢?」他們說這話,是要試探耶穌,好能控告他;耶穌卻彎下身去,用指頭在地上畫字。因為他不斷地追問,他便直起身來,向他們說:「你們中間誰沒有罪,先向她投石罷!」他又彎下身去,在地上寫字。他們一聽這話,就從年老的開始到年幼的,一個一個地溜走了,只留下耶穌一人和站在那裏的婦人。耶穌遂直起身來向她說:「婦人!他們在那裏呢?沒有人定你的罪嗎?」她說:「主!沒有人。」耶穌向她說:「我也不定你的罪;去罷!從今以後,不要再犯罪了!」(若8:3-11)

耶穌曾經宣講慈悲,又勸人謹守法律。他的敵人於是利用這兩者間的矛盾關係,迫他走進一個「兩難」的困境中;如果他定這個婦人的罪,他便不是慈悲的;如果他赦免這個婦人,他便有教人蔑視法律的嫌疑。耶穌沒有被他的敵人難倒,他根本沒有進入這個「兩難」的圈套中。因為他沒有以「法律」為中心,也並非純以「慈悲」為重點。他選擇了以這個「人」為中心,他要人正視的,是一個犯了罪、滿臉羞慚,但仍然是值得同情、可以獲救的「人」。他當然要維護法律尊嚴,但他也要那些執行法律的人反省一下:自己是否其實也與這個犯法的人在同一的水平上。這些人後來都沒有執行向婦人「擲石頭」的法律,耶穌當然也沒有。但耶穌並不是對罪惡姑息,他對婦人的忠告是:「去罷!從今以後,不要再犯罪了!」這樣,他不單救了這個婦人的肉身,也救了她的靈魂。這段插曲的中心不是在討論法律與人情孰重,耶穌願意突出的,是「人」本身的重要。他認為人人都有自新的權利,人人都有獲得同情和寬恕的機會。耶穌明白這個婦人的感覺和情緒,也知道這婦人最真實的需要;因為他由始至終,都是在用「心」去處理這個婦人的問題。

參考資料:

  • 探索(第十二章),徐錦堯著
最後修改: 2017年 08月 24日(四) 10: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