倫理再反省(5)

醒覺和決志 (倫理要素之二)

我們需要醒覺和有堅強的意志力,去推動自己把愛心化為行動。

由愛心到行動

我們可以相信人人平等,相信別人和自己一樣重要,也可以對人有充分的同情和關懷的感覺,但我們卻未必就會用實際的行動去關懷和扶助別人。我們在愛心之外還需要有堅強的意志力,去「命令」我們自己,推動自己把愛心化為行動,使同情心在實際的行動中表現出來。

耶穌曾把「自我犧牲」與「愛情」聯在一起,認為能為被愛者而犧牲,才算得上是最大最真的愛,他說:「人若為自己的朋友捨掉性命,再沒有比這更大的愛情了。」(若15:13) 他自稱是牧羊人,是一位可以為了愛羊群而犧牲自己生命的好牧童,他說:「我是善牧:善牧為羊捨掉自己的性命。」(若10:11) 這是愛心與行動的最大結合。在他所宣講的喜訊中,他十分強調愛心與行動的一致性,所以他厭惡那些「用嘴唇尊敬上主,心卻遠離上主」的人(谷7:6),並且嚴肅地告訴他的追隨者說:「不是凡向我說『主啊!主啊!』的人,就能進天國;而是那承行我在天之父旨意 (即信仰與生活一致,愛心與行動結合)的人,才能進天國。」(瑪7:21)

行動的兩個先決條件

在倫理的各個組成因素中,愛心無疑是最重要的。但有了基本的愛心之後,人還須將這愛心付諸行動,變為事實。不過,凡是行動都必愛在具體而真實的情況中,按照事情本身的需要而行,否則,我們或者不會有所行動,或者會做不該做的事。所以在行動前,我們必須醒覺到有一種特殊情況出現,而且懂得去「正確地描寫這個情況」。這是導向行動,或使行動正確的兩個先決條件。

(1) 對情況的醒覺和注意

如果我們願意自己對別人的愛心,能變為愛的實際行動,我們首先要注意到在我們周圍所發生的一切,醒覺到周圍環境的變化。舉例來說,如果你是個很有愛心,很願意幫助其他同事的人,當你見到一位新同事表現得很膽怯、不敢和其他同事交往時,你一定會主動去接觸他和鼓勵他。但在你能夠採取這行動之前,你必須至少先注意到下面三件事:

1) 有一位新同事在場;2) 他很膽怯、很害羞、不敢接觸別人;3) 他需要別的同事對他鼓勵,需要有人主動和他接觸。若果你過份忙於自己的事,你便不會注意到這些情況;若果你粗心大意,心神恍惚,注意力不能集中,你也不會注意到這些情況。這樣,無論你的愛心有多大,你也不會去主動幫助這位新同事。

在消極方面,違反「愛」的行為有時也是由於注意力不足而引起的。一個說話不檢點,經常得罪別人的人,極可能只是因為完全未曾「注意」到,別人對他的話覺得多麼刺耳和反感;一個人和大伙兒在一起高聲喧鬧,也很可能是因為未曾「醒覺」到,自己的聲浪對別人是多麼的騷擾。

注意情況和對情況的醒覺,可以在積極方面幫助我們實踐愛心,在消極方面,幫助我們提防做出有違愛心的舉止和行動。

(2) 對情況正確的描寫

在愛的實踐中,正確地描寫情況和注意情況是同樣重要的。不能注意到在我們周圍所發生的一切,我們固然不會有所行動;但若果我們不能正確地描寫或認識情況,我們卻會做出錯誤或愚蠢的事來。讓我們再舉上一節引用過的例子。若你把一位膽怯和害羞的同事描寫為:「無用的膽小鬼」,或「不知從哪裏被趕出來的傢伙」,你便不會去幫助他,你甚至會不屑和他做朋友;但若你把他描寫為一位需要被關懷的同事,你便可能會接觸他。有時我們做出違反愛的事,並不是因為我們沒有注意到情況,而是因為我們把情況加以「錯誤的描寫」。一個在言語上隨便諷刺和挖苦別人的人,會錯誤地認為別人是由於太過小器,才未能欣賞他的「幽默」的說話;一個肆無忌憚地高聲喧嘩、用各種聲浪去騷擾別人的人,也會錯誤地認為這是他個人的自由和權利,別人無權干涉。

在各種對人的錯誤描寫中,最嚴重的錯誤是不把人當「人」看待。許多對人有偏見的人,都犯上這種錯誤,他們不把別人描寫為與我有同等權利的「人」,而用其他的說話去描寫或形容他們。他們會說:「他真是個老糊塗」,「他太無知,太衝動了」,「他不是我們一伙的」,「他是個醜八怪」等等。這些人覺得別人不順眼,只因為他們覺得別人在年齡、性別、膚色、家庭上,都和他們不同罷了。我們有時也會把人的「身份」當作是「他」的本身。例如:老師是一種身份,負有教導學生的責任,但老師也是人;父親是一種身份,負有督促、教養子女的責任,但父親也是人;警察是一種身份,負有維持社會治安的責任,但警察也是人。

老師、父親、警察都是人,正如學生、兒子、小偷是人一樣。既然都是人,便同樣地有思想、感情、願望、恐懼和焦慮。在我們描寫、形容任何人的時候,我們不要忘記:所有的人,不論年齡、身份和性別,都有共同的人性,共同的需要,共同的願望。這些人都是平等的,都希望獲得別人公平的對待,我們可以而且應該好好地去和他們交往,並按照他作為一個「人」的需要去關懷和愛護他們。在我們描寫、形容、看待任何人的時候,我們千萬不要忘記把「他是人」這個因素加進去。其實,即使是我們的仇人,他們仍然首先是「人」,然後才是「仇人」。所以耶穌才說:「你們當愛你們的仇人,當為迫害你們的人祈禱。」(瑪5:44) 因為他們也是「人」。

提高醒覺和幫助正確描寫情況的方法

(1) 除去生理上的障礙:

一個人在熟睡時,完全不能注意到周圍的情況。同樣地,一個人在喝醉酒、吃了迷幻藥、吸食了毒品,或在生病、健康情況欠佳、過份疲勞、睡眠不足或發白日夢時,也不能保持高度的清醒和警覺。只有精神飽滿的人才能保持醒覺。

(2) 除去心理和情緒上的障礙:

一個人在憤怒、悲傷、恐懼、仇恨等激情的影響下,極難注意到在他周圍所發生的每件細微的事物,更不能客觀而正確地去認識和描寫所發生的情況 (所以在激動中最好不要做決定)。有些人在感覺無聊、頹喪時,或者在懷著一種和大伙兒去找尋刺激的心理時,也難於正確地描寫情況,更想不到要兼顧別人的利益。還有那些過份內向,對世事從來不聞不問,或慣於自私自利的人,也不會有敏銳的目光,去覺察別人的需要。

(3) 除去偏見的障礙:

偏見對人的影響很大,可以使人黑白混淆,是非顛倒,不能尊重別人,不能看清楚客觀的情況。呂氏春秋中的《去囿》篇這樣說:「夫人有所囿(偏見)者,固以晝為昏,以白為黑,以堯為桀⋯⋯故人必別囿然後知,別囿則能全其天(成為完人)矣。」

(4) 運用積極的方法:

  • 每日做省察
    曾子說:「吾日三省吾身」;天主教的神修經驗,也是要人每天在睡覺前,做個一天的省察;每隔一段時間去領受修和聖事或做一兩天的退省。這一切無非都是鼓勵人不斷去做反省,以確保人所走的路是對準了方向。
  • 時常和人討論
    在和人討論、分享、交流中,我們會擴闊自己的視野,注意到一些別人注意到、而自己未必注意到的事。在討論中,我們也可以漸漸學到如何去正確地描寫我們所遇到的人、物和情況,如果我們的看法有了偏差,別人也可以易於提醒我們。
  • 養成良好的習慣
    提高醒覺和正確描寫情況,最終目的是使我們能貫徹愛人的信念;而養成愛人的良好習慣,正是使我們能持久地愛人的好方法。事實上,經常幫助人,留心聽人說話,用積極和樂觀的態度去待人等行動,也是可以養成習慣的;若我們能習慣去愛人,我們便可以在心情不佳或注意力不能集中的狀態下,仍然如常地善待他人。
  • 倫理教育
    倫理教育本身更是一門擴闊視野、刺激注意力、推動意志力,鼓勵我們在一切好事與善事上去努力參與的學問。所以我們應該多注意和研究有關倫理的問題,增加自己對具體環境的醒覺和認識,然後努力把所認識的去實踐出來。

聖言生活

(1) 我的兄弟們,你們既信仰我們已受光榮的主耶穌基督,就不該按外貌待人。如果有一個人,戴著金戒指,穿著華美衣服,進入你們的會堂,同時一個衣服骯髒的窮人也進來,你們就專看那穿華美衣服的人,且對他說:「請坐在這邊好位上!」 而對那窮人說:「你站在那裏!」或說:「坐在我的腳凳下邊!」這豈不是你們自己立定區別,而按偏邪的心理判斷人嗎?我的兄弟們,若有人說自己有信德,卻沒有行為,有什麼益處呢?難道信德能救他嗎?假設有兄弟或姊妹赤身露體,且缺少日用糧,即使你們中有人給他們說:「你們平安去罷!穿得暖暖的,吃得飽飽的!」卻不給他們身體所必需的,有什麼益處呢?信德也是這樣:若沒有行為;自身便是死的。也許有人說:你有信德,我卻有行為;把你沒有行為的信德指給我看,我便會藉我的行為,叫你看我的信德。你信只有一個天主嗎!你信得對,連魔鬼也信,且怕得打顫。虛浮的人啊!你願意知道信德沒有行為是無用的嗎?(雅各伯書2:1-4,14-20)

(2) 誰若有今世的財物,看見自己的弟兄有急難,卻對他關閉自己憐憫的心腸,天主的愛怎能存在他內?孩子們,我們愛,不可只用言語,也不可只用口舌,而要用行動和事實。(若望一書3:17-18)

這兩段聖經的意思是太明顯了,我們甚至可以說:愛的行為是檢驗信德和愛德的標準。任憑人怎樣說自己是信神、愛神、愛人,若沒有具體的愛的行為和事實,那麼,一切都不過是漂亮的空話。若望甚至稱那些說自己愛天主卻不愛弟兄的人,是「撒謊的」人 (若望一書4:20)。

參考資料:

  • 探索(第十一章),徐錦堯著。


最後修改: 2015年 04月 28日(二) 16: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