倫理再反省(3)

打破偏見

偏見是構成人際間誤會和世界動亂的主因之一。

前言

當我們談及倫理道德時,我們多想到孝、悌、勤、儉等道德項目,我們的重點也多是有關個人的修身問題。我們很少想到:為什麼人人都想好,而社會風氣卻那麼壞?為什麼人人都願意和平,而避免不了有戰爭?

當他們親眼看到兩個人吵架或甚至打架時,他們覺得很可怕;但他們感到世界分為東西兩大陣營(美、蘇)和南北兩個天地(貧、富)的可怕嗎?世上絕大部分的人-包括「好人」在內-都被糊裡糊塗地安置在不同的陣營或天地中,不知不覺地要去和另一陣營中的「好人」對壘、對罵,甚至對打。為什麼會發生這些怪事?因為有「偏見」的存在!

有人說:「正確的思考能力,是倫理行為的重要條件;思想歪曲的人,很難活得正直。」偏見便是一種歪曲的思想。個人可能有偏見,國家、民族、宗教也可能有偏見。偏見是人際間誤會的根源,也是世界動亂的主因。

什麼叫偏見?

偏見(Prejudice)一詞由拉丁文Praejudicium而來。在古羅馬時代,法庭未審訊一宗案件之前,照例有一種「先斷」(預先判斷)的習慣,以澄清訴訟雙方的身份和地位。這種「先斷」慢慢就演變成今日我們所稱的偏見。所以偏見是在正式審判「前」而下的判斷,是在未認識事件,或對事件未經詳細考慮前,便下的結論。

偏見大多帶有感情用事的味道,是在沒有證據下就認為別人不好,是輕視一切陌生的、我們所不認識的或我們所不同意的東西。因此,偏見是非理性的,並沒有足夠的理由去做基礎。如果人們憎惡一些東西,通常不是因為有了理由才憎惡,而是因為已經有了憎惡的傾向,才去找理由來證實自己憎惡得有理。

一個人對別人的反感,有時可能是出於誤會,或者是由於判斷錯誤。但真正的誤會或判斷錯誤,會在獲得足夠證據後才被矯正;而偏見是即使在明顯的證據面前,也不會使人更改原來的看法。懷有偏見的人,甚至會抗拒證據,拒絕去相信某人或某事的本來面目。許多「談判」的失敗,主因便在這裡。

產生偏見的社會性因素

人的偏見不是與生俱來的,它是我們所接觸的社會產物。既然我們無法離群獨居,我們便無法不感染到社會、家庭、學校、朋友所傳給我們的偏見。為了避免受到偏見的傳染,我們很值得探討下偏見的來源,以便提高警惕,並使自己對偏見能產生「免疫」的作用。

1. 內群

內群 (In-Groups)是偏見的原產地。嬰兒是沒有偏見的,但當他們到了兩三歲時,偏見已在他們心中漸漸萌芽。到他們十多歲時,便已經有許多偏見。很明顯的,家庭是第一個內群,是人們偏見的主要來源。「阿差」、「鬼佬」這些偏見性的名稱,大概便是在家中學來的。

偏見的另一來源,是人們長大後所參加的各式各樣的團體。一般人都有聚居和結社的傾向,以便發展所長,確立身份,和獲得一個使自己覺得安全的地方。這些團體對團員來說便是「內群」。凡是團體都有自己的一套規則、習慣和背後的一套價值觀。人在漸漸適應了這些習慣,和感染了這些價值觀念以後,便會覺得這些價值觀念和其他的一切都很合理,並覺得其他的團體-外群-的價值觀念是沒有那麼合理,或他們的規則和習慣是古怪的。

形成偏見的更重要原因,是許多團體是為了鞏固自己的內聚力和團結力,都在有意無意間排斥其他團體。不同政黨之間的互相攻擊和造謠毀謗,便是這種現象的極致。歐洲政治學鼻祖馬基維利(Niccolo Machiavelli)曾說:「要團結一個內群,必須創造共同的敵人。」敵人的存在可以使人團結,而努力一致對外。今日有些政治家都懂得玩弄一些「製造敵人」的把戲,就是當國家內部出現動盪或不安時,故意製造一些事件,有時甚至發動戰爭,去轉移國人的注意力,和加強國人對政府的擁護。

2. 害怕

害怕是偏見的另一個來源。人找尋團體的支持,基本上是因為害怕。上古時,是害怕野獸的襲擊,害怕這個無情的大地;現在,是害怕別人,害怕別的團體的威脅。一九三零年代經濟衰退時,美國和歐洲都有人主張驅逐外來的僑民,因為害怕外國人會搶走他們的飯碗;中世紀的歐洲,大部份國家都有「國教」,同時亦不容許別的宗教存在於自己的國境內,是害怕別的宗教會危害自己國民的信仰,甚至會腐蝕自己國民的道德觀念。

害怕的人,有時會採取自衛的方法,其中一個方法就是以攻為守,即藉著打擊別人去保護自己。要證明自己的主義或宗教是真的,並不太容易,但要證明別的主義或別的宗教是假的,卻是容易多了。

和害怕別人相反的,就是向別人一面倒。有一些人對自己、對自己的家庭和社會,都有自卑感,他們在心理上可能渴望成為另一個自己,屬於另一個民族,有另一雙父母。他們所渴望加入的團體,稱為準撮團體 (Reference Group)。例如:一個黑人有可能希望和白人打交道;一個工人有可能打扮得花枝招展,只是為了希望能使別人把她當作千金小姐。雖然女性打扮是絕對正常的,但若純粹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而打扮,就是自卑感在作崇。其實這也是一種職業偏見:以為做工人是一種次等的職業。

3. 代罪

偏見的第三個來源,是人有找代罪羔羊 (Scapegoating) 的傾向。當事情出錯的時候,我們會責怪別人:我們所擁護的球隊打敗了,我們會怪球證、旁證,甚至天氣;打破了一隻碗,我們會怪那隻絆倒了我們的貓。大部份人返學或返工遲到的理由,都是巴士和交通之過,而不是因為他們太遲起床。若我們所責怪的,正好是我們所不喜歡的人,那麼,我們便連任何歉疚的感覺都不會有,因為我們以為:這些人根本是當受責怪的。

找代罪羔羊的原因,是因為遇到挫折:所擁護的球隊被淘汰了,上課遲到了。我們必須找到失敗的理由,但最好不要是自己所應該負責的那個理由。我們已經受不起失敗的打擊,更怕要對失敗負起責任;我們要使自己在心理上好過一點,便希望自己是無罪的。唯一的辦法,只有把過失推到別的人或物身上。

人在挫折前會顯得頹喪;若是錯在自己,更會產生罪惡感。罪惡感對人來說是難以忍受的,而消除罪惡感的正常方法是懺悔認罪,設法賠償及補救,懺悔禮儀就是一個例子,它完全是自責的,要自己承擔一切責任,並負責補償,根絕了嫁禍他人的誘惑。但另一些人卻會設法逃避罪惡感,最直接的方法當然是「否認」有罪,另一個方法便是「投射」。

投射是一種強烈的自衛本能,用來減輕或消滅個人在挫折後所產生的罪惡感和焦慮的情緒。有些不誠實的人,會說別人不誠實;貪慕虛榮的女子,最憎惡別的女子搔首弄姿;一群正在搬弄是非的人,竟然竊竊私語地說:「某某人呀,他真是一個好搬弄是非的人!」

投射也能出現在夫婦之間。獨斷獨行的妻子會說丈夫很獨裁;說妻子太過浪費的丈夫,也許正是個揮霍無度的人-但他會自辯說:這是社交上的需要。

偏見者的性格傾向

懷有偏見的人,對事物喜歡採取「兩極」的「二分法」,以為凡事非是即非,非黑即白,決沒有中間路線。他們容易覺得那些和自己不同的思想都是異端,和自己不同的生活方式都是左道,因而必須用各種方法,包括運用權力去干預。如果可能,他們會要求一個單純的社會:一種道德觀、一個宗教、一套價值標準;所有的東西都應是明確的;一切的是非對錯,最好都有清楚的法律、文字去界定。極左或極右的人,都容易產生這種的偏見;世界的分化,便是由這類偏見而促成的。

現代的社會越來越多元化,人人有不同的思想和信念。如何使這些不同信念的人和諧地活在一起,是現代政治的挑戰,也是教會應該致力的目標。

聖言生活

弟兄們,我因我們的主、耶穌基督之名,求你們言談一致,在你們中不要有分裂,但要同心合意,全然相合。因為,我的弟兄們,我由黑羅厄的家人手聽說你們中發生了紛爭。我的意思是說,你們各自聲稱:我是屬保祿的,我是屬阿頗羅的,我是屬刻法的,我是屬基督的。基督被分裂了嗎?難道保祿為你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?或者你們受洗是歸於保祿名下嗎? 其實,阿頗羅算什麼?保祿算什麼?不過只是僕役,使你們獲得信仰,每人照主所指派的而工作:我栽種,阿頗羅澆灌,然而使之生長的,卻是天主。

(格林多前書1:10-13;3:5-6)

偏見不單存在於人與人、國與國、宗教與宗教之間,甚至存在於同一宗教之內!如果人不是小心提防偏見的腐蝕,它會像燎原的大火一樣,把任何合一的努力與和平的果實,都毫不留情地焚毀。在這個角度下,偏見可以說是人類分裂的主要原因。

參考資料

  • 探索(第二章),徐錦堯著
最後修改: 2015年 04月 24日(五) 16: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