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望(3)

若望福音(下)

若望將死亡和受舉揚二者聯結在一起,就是說,當死亡來臨時,亦即耶穌受光榮的時刻,十字架成了凱旋的冠冕。

前言

十二宗徒當中,能夠稱為「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」,又唯一能壽終而逝的,就只有若望一人。無論在耶穌心目中,和同伴們的眼裡,若望是特別得到耶穌的寵愛,以致在師傅離世前將聖母付託給他。因此,若望對主耶穌的愛和認識,都有過人之處。我們也相信,他在福音中所表達的耶穌基督,是他信仰生活中的實際經驗。

若望筆下的苦難事蹟

若望記載的耶穌苦難,與前三福音的內容很接近,但他在敘述中加插了耶穌的許多言論教訓。同時,他也選擇了一些堪具代表性的事件來評論。若望將苦難事蹟,視為走向天父凱旋勝利的開始。耶穌知道自己即將要死,亦知道怎樣的死去,但他仍然自由地接受此時刻的來臨。「誰也不能奪去我的性命,而是我甘心情願捨掉它。」(10:18)這一切不但應驗先知的話,更應驗了耶穌自己說過的:「當我地上被舉起來時,便要吸引眾人來歸向我。」(12:32)

若望很著重受苦天主子的尊貴地位。在耶穌被捕時,已顯示出他的神威來,他用「我就是」這句話,使在場的士兵倒退下來。此外,這句話,也是舊約聖經中天主告訴梅瑟「我是自有者」的同一稱號。作者讓人知道,耶穌的被捕是他自願的;同時,若望將死亡和受舉揚二者聯結在一起,就是說,當死亡來臨時,亦即耶穌受光榮的時刻,十字架成了凱旋的冠冕。

△山園被捕(18:1-11)

若望沒有記載耶穌在山園向天父的祈禱內容,相反地,他把這一段話放在耶穌榮進耶路撒冷的事蹟中:「現在我心神煩亂,我可說甚麼呢?我說:父啊!救我脫離這時辰罷?但正是為,我才到了這時辰⋯⋯」(12:27-28)

△大司祭前受審

若望沒有提及過無酵節這回事。耶穌被送到亞納斯那裡的事,只有若望記述了。受審過程中,耶穌曾多次用「我向來公開」、「我給他們講」、「我常常......」等第一人稱的肯定語氣,來回答大司祭的問話,以顯示出他來自天主的無上權威。唯一可惜的事,是伯多祿三次在人前否認了他。

△比拉多前受審(18:28 - 19:16)

這是若望福音苦難劇中最重大的一幕。若望不厭其煩的把比拉多多次進出總督府、奔走於耶穌和猶太民眾間的事,列寫出來。在此,我們更見到耶穌是無罪的,比拉多也想釋於他,無奈由於人性的軟弱,終於判決了耶穌死刑,使他受了不必要的毒打。若望的苦難史,描寫得細膩詳盡,且特強調了耶穌是猶太人君王這事實,他藉比拉多的三次問話,帶出這主題來。

△耶穌死於苦架(19:17-37)

耶穌的罪狀牌再一次明示他是君王,若望也用了詳盡的描寫。耶穌的長袍是無縫的,這是大司祭長袍的式樣。若望要指出耶穌不但是君王,同時是司祭,十字架下瑪利亞與若望的一幕,也是若望所獨有。它不單令我們記起加納婚宴中的一幕,同時也帶領我們回到創世紀厄娃背叛天主的事情上。而且,在另一個重要關頭上,我們見到另一個女人出場所扮演的重大角色。「有一個兵士用槍剌透了他的肋膀,立時流出了血和水。」這節是若望所獨有的。耶穌許下過他將賜生命的泉源,他說:「從他心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。」(7:38)現在他被光榮了,被舉揚於十字架上,從他內流出的血和水,就是帶給我們救恩的生命。在教會內,這亦暗示了聖洗和聖體兩件聖事。

△安葬墳墓(19:38-42)

所有福音均提到阿黎瑪特雅人若瑟。他是一位富裕的公議會會員,捐贈了他的新墳墓。只有若望同時提到另一個人尼苛德摩,他也來了,帶了大量的香料來敷抹耶穌的遺體。此處與馬爾谷、路加所敘述的婦女,攜帶香料上墳一事頗有出入。不過,若望在這裡說及在耶穌死後,如尼苛德摩等怯弱的人,亦勇敢地為耶穌的死而行動,這意味著耶穌的死在引領著人類歸向祂。

若望筆下的耶穌

若望不同於保祿。保祿經驗中的耶穌,分為兩個截然不同的階段,就是歸化前與歸化後的兩個極端。至於若望,從未有如保祿般的歷程。他追隨耶穌多年,和他一齊生活,成為祂的密友。從耶穌的言行中,他認識祂是個有血有淚的人,不過同時具備先知的能力。直到耶穌被釘死又復活後,若望在信德的光照下,才猛然領悟到這位師傅是真的「天主子」!

△耶穌是人名

若望筆下的耶穌,是一個真實的人,具有人性各方面的需要:耶穌會疲倦,也感到口渴,祂曾在井邊向撒瑪黎雅婦人取水喝(4:5-7);他有一個家,故可帶門徒前往(1:38),同時尼苛德摩亦夜訪過祂(3:2);祂有很多朋友,男的和女的都有(11-12);祂會哀傷和哭泣(11:33,35);祂在發怒時曾推翻了聖殿內販賣者的攤子(2:15)。此外,耶穌又是個懂得心理的人,祂對撒瑪黎雅婦人和犯姦的罪婦的態度,就是個很好的例子。若望曾說:「耶穌認識眾人;他並不需要誰告訴祂,人是怎樣的,因為祂認識在人心裡有甚麼。」(2:24-25)

△天主的人

一個有趣事實,在若望福音中,無論人們詢問耶穌甚麼問題,祂只有「父」一個答案:你從何處來的?「從父那裡來」。你將往何處?「往父那裡」。你做什麼?「做父的工作,承行父的旨意」。你說甚麼?「沒有一樣是我自己的,一切來自父」。耶穌是完全自由的,祂是完整的一個人,但同時,祂的一切又與天父連在一起,完全和父相通。

△天主的啟示者

由於耶穌常與父同在,是天主的聖言和智慧,自然的,祂是啟示天主給人類的最佳中保。在福音中,耶穌不但用言語和教訓,來告訴我們有關天父的秘密,並且以行動、以奇蹟、以徵兆和生活見証,來啟示天父的一切(14:9)。

△人子

人子一辭,在福音中出現時,是耶穌的自稱。若望福音中共出現了十六次之多,都有它要傳達的思想。綜觀若望福音筆下的「人子」,是耶穌表明自己的身份時常用的:是「自天降下而仍在天上的」(3:13);是「生命之糧」(6:26-53);是「世界之光」,最後會被高舉釘死的(8:12-30)。至於在福音序言內,已很清楚的指出了耶穌的德性和一生的命運:「聖言成了血肉,寄居在我們中間」(1:14)。耶穌是自願從天而降的天主子,祂以人子自稱,以打破天人間的隔膜,讓人知道天主賜給人類的是自己的兒子,和人一齊生活,體驗世間的生活,而且切切實實的經歷了受苦死亡的事蹟,並到達無上光榮的境界。

△天主子

耶穌能給我們啟示父,因為祂是天主子。在若望福音中,耶穌很喜歡用「我就是那一位」來強調祂和父間的關係(8:24,28,58;13:19),此外,亦因為「天主子」這名號,耶穌被定為犯了褻瀆罪而處死:「我們有法律,按法律他應該死,因為他自充為天主子。」(19:7)

△信徒的生命

耶穌取了肉軀來到人類中間,是為了服務。祂是牧者,祂給所有認識、追隨祂的人生命。祂是他們的朋友,他們的真光,祂是復活和生命。

結語

綜觀若望筆下耶穌的一生,可概括於以下兩大章節中,就是「聖言降生成人」(1:1-18)和「大司祭的祈禱」(17)。前者指出耶穌的本性本體,祂是自天而降,進入世界的天主聖言;祂來是為使人類重獲生命,凡接受祂的人都得到恩寵。後者是降生聖言,在將完成使命之前,向天父祈求,祂以大司祭的身份,首先為自己祈求,然後為一切父所託給祂的人代禱。雖然耶穌仍在此世(13節),但祂的任務已過去了(4節),現在祂是以人類的代表的身份向天主祈禱。事實上,在耶穌做完這偉大的祈禱後,便走上苦難死亡的道路,將自己完全的交付出來。

在福音結尾時,若望說:「耶穌在門徒前還行了許多其他的神蹟,沒有記在這訓書上。這些所記錄的,是為叫你們信耶穌是默西亞、天主子,並使你們信的人,賴祂的名獲得生命。」(20:30-31)

這是若望的心意,他重複了序言中所提過的,祝福那些因信德而接受福音的人。至此,福音的主旨已被圓滿的完成了。至於福音中的一些顯示耶穌神性的事件,都能加強我們的信德,使我們獲享永生。

研討

  • 細讀若望福音十八、十九兩章耶穌苦難史。

參考資料

  • 聖經辭典 【思高】
  • 若望福音及書信 【光啟】
  • 若望福音結構 【神學論集16 輔大】
  • 若望福音中的幾個神學主題 【神學論集25 輔大】
  • How to Read the New Testament 【E. Charpentier】
  • 信仰旅程31,32,33 【思高】
最後修改: 2015年 05月 20日(三) 15: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