倫理再反省(1)

人生觀

不正確的人生觀,對人對己都有莫大的影響。

每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觀

如果我們稍為留意周圍的人,我們會發覺人人的思想、價值觀念和「行為模式」,都有顯著的不同;他們都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生命、看朋友、看自己、看世界。但在不同之中,似乎又可以分別為若干類,例如:有些人重色輕友,有些人愛財如命,也有很多人看重友誼或愛情等。一個人的這些特點並不是偶然的,而是經常在他的日常生活和行動中表現出來。亦由於人對生命和對世界的看法、觀點與角度有不同,所以他們對生命和對世界的反應也便有了差異。這便是人生觀。

選擇人生觀的重要性

許多人似乎沒有刻意去選擇自己的人生觀。他們對生命、對世界的看法,也似乎只是出於偶然:是社會、父母和學校塑造了他們的人生觀;是他們所看的電視,所閱讀的報紙,所去的教堂,所交的朋友也給他們提供了一種對自己和對世界的固定看法。

選擇人生觀是可能的,也是重要的。你不能說,什麼人生觀都沒有關係。在一些極端的情況中,不正確的人生觀對自己、對別人都可能有很大的關係。如果你是納粹黨人,你會認為殺害猶太人是為人類謀幸福;如果你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隨日本皇軍進攻中國,你會認為中國本來就應該是日本的屬土。

每個人都可能犯許多錯誤,但最大的錯誤,莫過於選擇了錯誤的人生觀,即一個不適合他、不能使他的生命放出最強的異彩的人生觀(若10:10)。

怎樣劃分人生觀

人生觀有許多分類法,有些人喜歡按主義或宗教去劃分人生觀,如基督徒人生觀、佛教人生觀、儒家人生觀、共產主義人生觀等。按照這個方法去劃分人生觀有兩個缺點:第一,是因為在不同主義或宗教的人生觀之間,彼此有許多相同的地方;而在同一主義或宗教的人生觀之中,有時會因時代地域的不同,而有相當大的差異。第二,是因為我們若果過分強調各宗教、各主義人生觀的分別,我們會忘記或忽略了他們之間的共同點,容易造成人類大家庭的更趨分化。

為避免上述缺點,下面試將人生觀分為四大類:
1.服從自我的人生觀;
2.服從別人的人生觀;
3.考慮自我的人生觀;
4.考慮別人的人生觀。

按照上述方法分類的最大優點,是可以打破各宗教和主義之間的隔膜,給各宗教和主義提供一種「共同的語言」。因為無論一個人信什麼宗教,或服膺什麼主義,他的行為都不能脫離上述分類的範疇。事實上,基督徒、回教徒、或共產主義者都可以是為了服從而生活(服從天主、阿拉或馬克思主義),也可以是為了自利的動機而處世待人(考慮自我):他們可以各自利用聖經、可蘭經、或共產主義去塑造自己的「良心」(服從自我),也可以透過對這些經典著作的領悟,而加深對別人的關懷(考慮別人)。

  • 「服從自我」的人生觀

服從自我(Self-Obeying)可能是人類行為中最普遍的現象。人有時會感到在自己的體內有一種力在驅使自己。這種力雖似在自己體內,卻又好像不屬於自己的,自己不能控制這種力(羅7:15-23),反會跟隨、服從和聽命於它。這種力有時是一種禁忌,誰觸犯了這種禁忌,就會難過,感到內疚。這種力有時是人的情感,即人的喜、怒、哀、樂的情緒,他無法不受情緒的波動所影響。這種力有時是他的自我形象,例如:他認為自己是個新潮人物,所以便花很多金錢去裝扮自己。這種力有時只是一種本能,好像動物有求生和求性慾滿足的本能,他也一樣會服從這種本能的驅使。他有時會稱這種在自己體內的力是良心,有時又稱它做靈感或直覺。至於那些認為自己沒有人生觀和沒有原則的人,其實他們的最高原則是:「不按原則辦事」;而「不按原則」的意義,便是在每一個情況中,都要聽命於這種力,按照他當時的好惡、情緒或「靈感」去行動。

  • 「服從別人」的人生觀

服從別人(Other-Obeying)的意義就是服從或聽命於一種外在的權威。這種權威的來源可能是人,例如:父母、師長、神父、好朋友、總統、一些我們崇拜的英雄或偶像等等;也可能是非人格化的東西,如聖經、可蘭經、佛經、孔孟的學說、學校的規則、社團的慣例、地方的風俗,甚至群體壓力和潮流等等,都可以成為規範人行為的力量。

  • 「考慮自我」的人生觀

考慮自我(Self-Considering)是一個人只考慮和關心自己的利益和所能獲得的好處,或考慮如何可以避免損失和懲罰。這是一種自利的人生觀。他可能會幫助別人,而且他在幫助別人之前也可能經過一番深思熟慮;但他幫助別人的基本動機,並不是以別人為中心,不是為了別人的好處或需要,也不是要服從神或良心的指示,他只是考慮自己的利益。例如:他知道如果他幫助別人,他會獲得感激和讚美,別人在他需要時也可能會反過來幫助他。或者,如果他是基督徒,他相信幫助別人會為他帶來天堂的賞報;如果他相信輪迴,他相信幫助別人,就是在為自己的下半生或來生積福。

幫助他人是否只為了天堂的賞報?

  • 「考慮別人」的人生觀

考慮別人(Other-Considering)就是一個人肯認真去考慮別人的需要和利益。他看得出別人的願望和急需,他尊重別人應得的權利;他也會服從內在的良知或按外在權威的指示去行事,但他的服從有一個很清楚的動機:以別人的權利和需要為重。他重視公平和正義,因為他覺得與人交往必須以公道為原則;他也會重視仁愛和慈惠,因為他肯定人應該守望相助,並以愛德彼此交往。

人生觀中的理性成分

上述四種人生觀,單從字面上,已可看到它們之間的基本分別。但在前二者(服從自我、服從別人)與後二者(考慮自我、考慮別人)之間,還有另一個很重要的分別:就是在「服從」的人生觀中,理性及思維成分較少;在「考慮」的人生觀中,理性及思維成分較多。這並不是說,「服從」的人不會思考,更不是說他們沒有思考能力。而是說:他們當時的基本心態和傾向是不必思考;思考並不是構成「服從」的重要因素。正因為要達到服從的目的,基本上是毋須思考,所以實際上許多人也就在服從時,沒有經過詳細思考和深思熟慮這一階段。如果我們留心觀察那些純粹為了守教規而去聖堂的人,或那些純粹為了聽父母命令而上學讀書的人,我們便會知道他們對宗教或求學的意義不太著意去尋求。

「考慮」的人生觀,和「服從」的人生觀之間的最大分別是思考。以「思考」為主的人生觀,也會服從;但服從總是從屬在思考之下。例如:有些自私自利的父母,也會把自私自利的精神教給自己的子女,灌輸給他們一些只求達到目的,不擇手段的人生觀(考慮自我的人生觀)。以考慮為主的子女,也會服從父母這些不正確的教導。但他們並不是純粹為了服從,他們是經過了考慮,認為這是對自己有利的,或者父母的話,正好加強了他們原來已有的「自利」的心態,所以他們才欣然地去接受和服從這套自利的人生觀。在這情況中,與其說他們是服從,不如說他們是在詳細考膚之下,「選擇」了去服從。

又或者一個人去聖堂盡宗教本分。他可以是純粹為了聽命和服從教規,為了服從神的旨意,也許還可能只是被父母所迫而去聖堂。他也可能是在深思熟慮之後而「選擇」了服從,因為他看到宗教的意義,知道正確的宗教信仰,會使他的人生觀更積極、更有意義。在這例子中,考慮是他的主要態度,服從只不過是他在經過「詳細考慮之後」所作的決定。

倫理行為是符合理性的行為;而唯一正確的人生觀,是「考慮別人」的人生觀,我們對這命題將於下一節詳加討論。

聖言生活

沒有人能事奉兩個主人:他或是要恨這一個而愛那一個,或是依附這一個而輕忽那一個。你們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錢財。(瑪6:24)

信奉基督,做基督徒,並不是單單等於洗禮、聚會、聽道、唱歌、祈禱⋯⋯做基督徒的意思就是:思想像基督,生活像基督,並以基督的精神作為自己生活的準則。換句話說,基督徒在領受了象徵「死而復生」的洗禮之後,應該選擇基督所揭示的人生觀,作為自己的人生觀。基督的人生觀表面上似乎難於實踐,但二千年來,千千萬萬追隨基督的人都能夠証明:原來那是使人活得更積極、更有意義和更自由的人生觀。

參考資料

  • 探索(第八章),徐錦堯著。


最後修改: 2015年 04月 28日(二) 16: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