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母(2)

「女人」

前言

福音中記載聖母的事蹟不很多,至於記述下來的,都是和耶穌有密切關係的事。相信我們都記得這一段福音,就是耶穌在眾人面前稱呼聖母為「女人」。不知大家在讀這字眼時有何反應?有人認為:在我們中國的傳統,向來對父母的名字是不敢直接呼叫的,所以覺得耶穌對聖母稱呼為「女人」這行為是大大的不敬。另有人以為可能是翻譯上的問題。曾經有位年長的教友,分享他的感受說:「每次看聖經,讀到這一句時,總感到很逆耳,難以接受。」

這真是翻譯上的問題嗎?或者,有它存在的一個獨特解釋?以下我們將會對「女人」這稱呼作一個探討,希望能解答我們的疑問。

在若望福音中,作者曾經兩次用「女人」來稱呼聖母,一次是在加納婚宴變水為酒的奇蹟中(若2:4), 另一次是在十字架下耶穌死亡前(若19:26)。在聖經批判學還未發達以前,對於這個稱呼有很大的爭論,焦點常集中於這樣的稱呼是否尊敬。在近代聖經批判學的分析下,今日對若望福音的神學結構,有了更深的認識,不論天主教或基督教都認為,耶穌稱自己的母親為「女人」,的確不是按照猶太人當時的一般習俗,這種稱呼是一種很特殊的表示,與創世紀中的「女人」―「厄娃」的啟示有關。

(一) 創世紀中的「女人」

在創世紀第一章中說,天主用了六天來創造,第七天休息。在第六天,天主照自己的肖像來造了人,造了一男一女(創1:27)。後來,男人和女人都犯了罪,在犯罪的過程中,男人雖然是自己犯了罪,但卻是因為受了女人的誘惑。在人類犯罪以後,天主不但懲罰他們,而且亦同時立刻向人類宣佈第一個救援的訊息,我們稱其為「原始福音」(創3:14-15)。在這段救援的喜訊中,天主許諾:我要把仇恨放在你(蛇)和女人、你的後裔和她的後裔之間,她的後裔要踏碎你的頭顱,你要傷害她的腳跟。」(創3:15)

這裡所指的「女人」有兩層不同的意義,按照創世紀(3:14-15)的上下文來看,她是指當時犯罪的女人(厄娃),但按照聖經的圓滿意義來看,她是指聖母瑪利亞(新厄娃)。那踏破魔鬼頭顱的「女人後裔」,當然是指耶穌基督了。因此,「女人」是指基督的母親。在創世紀三章二十節說:「亞當給自己的妻子取名叫厄娃。」厄娃的原意是指「眾生之母」,但第一個厄娃未能滿全「母親」的使命,反使人類喪失永生,「母親」的使命必須在第二位厄娃-聖母身上才完成。

(二) 加納婚宴中的「女人」

在若望福音中,聖史以婚宴的場合,作為耶穌行第一個奇蹟的背景。無論在舊約的預言中,或者是在新約耶穌的講道中,都以婚宴來表示天人的結合。就是在這種思想背景中,若望記載了耶穌顯示自己的光榮,而他的門徒亦信從了他。

變水為酒的事件,含有很深的象徵意義,酒代表基督帶來的救恩,亦象徵著新的時代和新的創造。加納婚宴是表示新創造的顛峰,是人類分享天主性生命的開端。在這背景下,讓我們來探討「女人」這稱呼的意義。

酒缺了,耶穌的母親向他說:「他們沒有酒了。」耶穌回答說:「女人,這與我和你有什麼關係?我的時辰尚未來到。」(若2:34)「時辰」在若望的神學裡具有特殊的含義,它無疑是指耶穌的苦難和復活。耶穌在最後晚餐的祈禱中,一開始便說:「父啊!時辰來到了,求你光榮你的兒子,好叫子也光榮你。」(若17:1) 由此可見,「時辰」不但包含了苦難時刻,同時亦包含了光榮的時刻。在此,耶穌對聖母說他的時辰尚未來到,意思是指他受難和復活的事件尚未來到。「女人」真正地參與救援工程的時辰尚需要等待,只有在十字架下,這女人的「母親」使命才真正地完成,在十字架下,耶穌把這女人交給人類,成為真正的「眾生之母」。

(三) 十字架下的「女人」

在若望福音中,耶穌曾兩次稱聖母為女人,其實,這兩次的稱呼都有內在的聯繫。按聖經學者的分析,若望福音除了(1:1-18)的序言及廿一章的附錄以外,全部福音主要可分為兩大段,第一段(1:19至12:50)是以耶穌所行的七個奇蹟為中心,這一段被稱為「記號之書」;而第二段(13至20:31)的主要內容包括最後晚餐、苦難、死亡和復活,由於耶穌已把他的苦難、死亡和復活視作他受光榮的時刻,所以這一段又稱之為「光榮之書」

耶穌常把自己的奇蹟稱為「工程」,而「工程」的作用之一,是顯示天主的光榮;在第一段「記號之書」裡,耶穌所行的七個奇蹟,並非是顯示天主光榮的高峰,這些「工程」都指向一最後的「時刻」― 死亡和復活的時刻,這是天父受到最大光榮的時辰。奇蹟除了是顯示天主的光榮以外,它也是天主的救恩工程。耶穌所行的奇蹟,固然給人帶來救恩,但這救恩的完成是在十字架上。

從上述對若望福音的概括分析中,我們再看若望福音中對聖母兩次「女人」的稱呼。加納婚宴是「記號之書」第一個記號(奇蹟)的開始,它是耶穌整個救恩工程的序幕,亦是苦難及光榮復活「時刻」的揭幕;而十字架則是「光榮之書」的高峰, 亦是救恩工程的完成。故此,若望福音把這兩次「女人」的稱呼,分別安排在開始和結尾,是一種先後呼應的手法,使人看出兩者的關係。加納婚宴中的「女人」只是準備,十字架下的「女人」才是圓滿。

當耶穌在低下頭來交付出靈魂之前、在肋旁被刺傷而傾流出血和水之前,耶穌對他的母親說:「女人,看,你的兒子!」然後又對門徒說:「看,你的母親!」(若19:26-27) 耶穌的做法,暗示出在他建立教會時,就立了這「女人」為教會的母親。當日在領報時,她答應與聖神合作而給全人類帶來了救主 ― 教會的頭,現在,在十字架教會 ― 基督的奧體誕生之時,她又成為了整個教會的母親。

(四) 默示錄中的「女人」

最後,我們也願意看看默示錄中所說的「女人」。第十二章一至六節曾如此記載:

那時,天上出現了一個大異兆:有一個女人,身披太陽,腳踏月亮,頭戴十二顆星的榮冠。她胎中懷孕,在產痛和勞苦中,呼疼呻吟。隨著天上又出現了另一異兆:有一條火紅的大龍⋯⋯那條龍便站在那要生產的女人面前,待她生產後,要吞下她的孩子。那女人生了一個男孩,她就是那要以鐵杖牧放萬民的;那女人的孩子被提到天主和他的寶座前。女人就逃到曠野去了,在那裡有天主已給她準備好的地方。(默12:1-6)

以上的片段,「女人」是指聖母,而「男孩」是指耶穌基督,「大龍」就是「古蛇」,即是指創世紀中引人犯罪的魔鬼。

在默示錄第十二章十七節又記載:

那條龍便對那女人大發忿怒,遂去與她其餘的後裔,即那些遵行天主的誠命、且為耶穌作証的人交戰。

這裡所說的「其餘的後裔」及「為耶穌作証的人」,是指整個教會而言。

因此,耶穌稱聖母為「女人」,絕不是偶然的事。若要了解這稱呼的含意,必須先明白若望福音的思想背景及文學結構。若望福音所稱的「女人」,是有「新女人」、「新厄娃」及「教會之母」的意義。

聖母顯現的問題

一次, 有人問伯爾納德說:「當聖母顯現給妳時,她的雙眼是否只注視著你一人呢?」伯爾納德說:「啊,不!她的眼不單只是接觸我一人,而是凝望著整個人類。從她慈愛的目光看來,我知道她關心每一個人,認識每一個人,就好像認識一位老朋友一樣。」

上述的一番話,叫我們明白聖母顯現並不是為了個人的神益, 卻是要我們全人類都留心到基督藉著她向我們的召喚。聖母顯現的訊息,往往提醒我們天主對人類的愛,而聖母的角色就是以她慈母的心,指引迷失的世人,喚醒他們已衰退的信仰,並要求人類祈禱、悔改、行補贖,重視福音的教訓,重回她聖子的懷抱。

今日,我們面對著世界的種種危機和挑戰,我們更當聆聽聖母在露德、花地瑪或其他地方顯現時所講的語重深長的說話,讓我們靠著聖母的指引和支持,一起邁向新的耶路撒冷聖城吧!

反省、研討

  • 試比較舊約創世紀中的「女人」和若望福音中耶穌所稱的「女人」之間的異同。
  • 加納婚宴中耶穌稱聖母為「女人」有何意義?
  • 十字架下的「女人」與變水為酒奇蹟中的「女人」有何關係?
最後修改: 2015年 05月 4日(一) 16: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