祈禱生活(4)

靈修﹒紀律

祈禱生活的背後,蘊含著心靈的掙扎。

前言

梵蒂崗大公會議後的彌撒新禮儀,早就不「新」了,可是今天仍有不少教友沿用自己的老方法來參與彌撒。

某堂區有位太太,每天參與彌撒時,例必跪在同一的跪凳,手握著念珠,不停地念經,極熱心的做自己個人的祈禱,不大理會祭壇上神父在做些什麼。問她為什麼不跟隨彌撒程序來參與彌撒,她說這是個養成了的祈禱習慣,覺得很好,很投入,於是便一直保持下來。

一位中學時的同學,以前很熱心,是校中出名的好教友。最近見面時,她說很久沒有去聖堂了。邀請她再去聖堂時,她說:「太久未去聖堂了,早就沒有了這習慣,已不想再去了。」

人是很奇怪的,生活中的許多事情都被「習慣」支配了。那些成了習慣的事情,便很難再改變過來,就像上述的兩個例子一般。究竟一個基督徒在生活中,是否需要定下一個規律來加深自己的信仰生活呢?又一些慣性的祈禱對神修有幫助嗎?以下我們可從潘霍華一生的信仰經驗中找到答案。

親近主的人

潘霍華(Dictrich Bonhoeffer )生於一九零六年,是八兄弟姊妹中最沉默寡言的一個,他的一生差不多在沉默中度過。潘霍華的父親是柏林一間古老大學的心理治療學教授,是個嚴謹的人。母親性情溫和,年輕時曾在修院住了幾個月,但是,她卻對宗教不感興趣。故此,他們全家很少上教堂,但孩子們飯前總是唸經,每天全家一齊唸晚課,在聖誕節和新年期間也唱聖詩。

潘霍華在這個沒有上教堂習慣的家庭中長大,卻在十四歲前便決定做牧師和神學家。十七歲,他第一次離家到大學攻讀神學,兩年後去意大利。他一到羅馬就愛上了這個城市。在羅馬有兩件事吸引他:一是教會的普世形象;一是崇拜禮儀的光輝。特別是後者,一直都影響著他的祈禱生活。潘霍華做了一年牧師,便回到柏林大學當助理講師,後再到美國攻讀一年。一九三三年回到德國。第二年,希特勒上台,此時,在德國佔大多數擁護希特勒的基督徒,與極少數反對希特勒的基督徒互成對立,分岐越來越大。潘霍華奉命主持一個地下的神學院,訓練年輕的牧師。兩年後學院遭關閉,而他自己亦於一九四三年四月五日被捕, 一九四五年四月九日清晨被處絞刑。一個與他相處到最後一刻的英國官員說:「他是我遇見的極少數傑出的人。對他來說,他的上主是真實而且非常親近的。」

有規律的祈禱生活

自小養成的家庭晚禱習慣,使潘霍華常保持著一個有規律的祈禱生活;亦因為這樣,大大地幫助他度過獄中的歲月。從他的「獄中書簡」內,我們看到他多年來有規律的祈禱,使他內心的自由得到開花結果。在獄中,他每天都維持自己有節奏的祈禱生活。他說:「早上六時,我喜歡閱讀聖詠和詩篇,想念著你們全體,同時也知道你們亦在想念我。我把聖經從第一頁看到最後一頁,現在我正好看到約伯書,這是我特別喜歡的部分。我每天都讀聖詠,這是我多年來的習慣。」

潘霍華雖有著充實而有條理的祈禱生活,但他的背後,蘊含著心靈的掙扎,他在獄中曾想過「自殺」,不過很快的便猛醒過來,找回內心的平安。事實上,他在個人的祈禱中也是時起時落的。例如他說:「有好幾個星期,我聖經讀得很少;我不知道怎樣辦才好。我不覺得我有責任要改善這種情形。當然,這裡常常有傾向懶惰的危險,但對於這種情形過於焦慮,那就不對了。我們可相信,在指南針擺動過後,它就會再度指向正確的方位。」

這是祈禱生活中常出現的現象,在嚴謹的生活中亦會掠過一些懶散的懈怠;不過,由於一向有規律的、充實的祈禱習慣,很快便會回復過來。

恆心不斷的祈禱

關於祈禱,我們都有一個習慣,就是在有需要、有困難時才會頻頻的加緊祈禱;而在平素的生活中,就不那麼容易記得祈禱了。人都是很感情化的。一般來說,祈禱也隨著自己的情緒而波動;正如祈禱的內容和時間等,都大受情緒的影響。本來,祈禱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,是與個人的生活分不開的,自然會受到生活中事情的影響,這是自然而正常的事。至於我們是否受到時間的支配而影響了祈禱的時間?抑或我們應該要去支配時間來做好祈禱?關鍵的不同就在於此。要能夠妥善地安排時間,做好祈禱不是那麼說做就能做到的;除非我們肯付出時間來訓練自己,使自己有一個規律的神修生活。例如每天定出祈禱的時刻,或規定自己,念早晚課的時間,和所使用的某些經文。這些嚴謹的守則,實在是初學祈禱者不應忽略的,同時這亦是潘霍華神修生活中的起步原則。

團體的崇拜

潘霍華特別推崇的另一個祈禱方法,就是團體的崇拜。崇拜的儀式包括聖詠、聖經誦讀和一些自發的祈禱。他常鼓勵一家人、一群朋友,或是幾個修道人,聚在一起祈禱;所以,潘霍華在領導地下神學院時,特強調這種團體式的祈禱。因為他看到,年輕人需要的是勇氣和決心,這兩者只能通過正確的祈禱才可獲得。

在做好個人祈禱之外,能夠安排一些團體的祈禱,往往可以充實個人的神修生活。耶穌說:「你們中二人,在地上同心合意,無論為什麼事祈禱,我在天之父,必要給他們成就。因為那裏有兩個或三個人,因我的名字聚在一起,我就在他們中間。」(瑪18:19-20)

當教友聚在一起,以團體的名義來祈禱時,是在偕同整個教會一齊讚美上主。

經驗分享

慧敏領洗已有一段日子了,她總覺得自己不會祈禱。她知道祈禱就是和天主交談,但自己對著天主好像沒什麼可說的,縱然有,一下便說完了;又或者常常都是同一的話題,因為自己的生活圈子有限,代禱的和記掛的人和事就是那一些。有一次,她和人分享上述的疑難時,她的朋友建議她使用一些現成的祈禱經文來幫助、充實自己。所謂現成的禱文,就是一些教會撰定的經文,或來自一些聖人們的祈禱話語,還有聖詠等。

也許有人認為背誦經文會很死板和機械化,可是,如果我們有充裕的時間來細嚼經文的內容,我們便不會這麼想了。這些由前人神修經驗中得來的禱文,是他們和主深入交往、接觸的經驗寶藏,是在一個很高的神修境界中得來的,實在是一遍遍很美的祈禱心聲。當我們用心地去善用這些內容,默思上主的美善和慈愛時,一來可幫助我們擴大自己的狹窄內容,二來又可以透過它們來讚美天主。因為自己的個人神修體驗,終究比不上他們的深度。此外,在團體舉行祈禱禮儀時,也需要一些特定的經文來幫助參加者投入禮儀之中。

結語

從潘霍華的信仰經驗中,使我們看到他是一個在生活中常將主置於首位、嚴守靈修生活的人,主必與他同在,並以恩寵的力量來支持他、保護他。只要看看他在獄中的生活,常保持著心靈的一貫平靜,繼續平素與主交往的情誼,我們便知道:主真的與他同在。

紀律可以幫助我們養成良好的祈禱習慣,但並不意味著這樣便擁有了良好的靈修生活。只有充滿活力的心火,才能使人真正地去做和學習;然而,為能保持這不滅的火燄,我們又不得不有一個紀律、恆久的祈禱習慣。

反省、行動、分享

  • 選擇一位自己喜愛的聖人(或自己的主保),研讀有關他的作品,並深入地探討他的神修生活。
  • 在小組中分享各人現有的祈禱習慣和祈禱心得。
  • 利用下列的表格來反省個人的祈禱生活,並定下一個規律來幫助自己。

祈禱生活記錄表


早上

下午

晚間

主日

星期一

星期二

星期三

星期四

星期五

星期六


參考資料

  • 生活在祈禱中的人 【真理學會 第50-66頁】
  • 域市中的沙漠 【真理學會】
  • 頤心篇 【真理學會】
  • 祈禱----亞洲教會的生活 【真理學會】
  • 現代人的見證 【光啟】
最後修改: 2015年 04月 14日(二) 15: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