祈禱生活(2)

入世默觀者

只要能掌握生活中心領神會的那一刻,祈禱就可以進入沉思默禱中。

前言

到過大嶼山神樂院的人,都會愛上那兒的寧靜環境,視它為祈禱勝地,所以很多人喜歡利用週末假期到那裡靜修祈禱。個中原因,除了那裡的自然環境外,更因為那是一座隱修院,到處散放著祈禱的氣氛。那裡的會士們都過著默觀的生活,他們的生活方式與時下一般人追求物質享受的風氣成了強烈的對比。漸漸地,克苦、祈禱好像是隱修士們的「專利」,而我們教友要祈禱便得先「找」出時間來,難道我們不可以做一個既生活於世務中、但又度祈禱生活的人嗎?

關懷大眾的默觀者

多瑪斯.麥純(Thomas Merton)生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。他少年時代的生活,相當散漫,也沒有正式的接觸過宗教信仰。多瑪斯的父母都是藝術家,有著典型的藝術家脾氣。自六歲喪母後,多瑪斯便隨父親到處流浪,這也是他得不到有系統教育的原因。

某一次週末,多瑪斯推卻了一個好朋友的約會,在星期日早上參與了生平第一次的感恩祭。就在他聆聽著神父解釋天主的愛時,他內心起了莫大的變化,他覺得他像是甦醒過來似的。那是他皈化的一刻。當他從教堂走出來站在大街上,他告訴自己他正走入了一個新世界。多瑪斯像是跌入了愛河中一樣,他開始努力去尋找這愛。於是,他要求聽道。在領洗時,他把自己交托給天主,同時開始尋找為祂服務的最好方式。終於他加入了熙篤會的苦修院。

在修院中,多瑪斯過著嚴峻的默觀生活,他成了一個模範的、真正的隱修士。從他的許多著作裡,我們發現他不是一個脫離世界的隱修士,而是一個投身社會、關懷大眾的默觀者。他分享他的經驗說:「在路易士鄉,就在第四街和核桃街交接處,在購物中心,我忽然被一陣強烈的感覺所壓倒。我意識到我愛這些人,他們是屬於我的,我也屬於他們。」這經驗使他本來深湛的祈禱生活,變得更豐富和更廣闊。多瑪斯做了十年初學師之後,便隱居在樹林的小屋裡。每天清晨三時起床祈禱,在他的日記裡,愉快地記述那些破曉前的寧靜時刻。他的生活越來越趨向默觀格調;他默觀的題材往往是一片樹葉,一堆空罐頭。他不安排東西,就讓它們以本來面目對他。他以為聆聽是默觀生活的要素。他說:「事實上,隱修士離棄這個世界,為的只是更專注的聆聽那最深刻的、最被忽略的、發自最深處的聲音。」

祈禱使我們常抱著一個嶄新的心來開始每一日的生活。

出世、入世

一般來說,我們都將默觀祈禱生活視為修道人的特殊本分,是他們的職責。不錯,一個獻身修道者是誓許奉獻自己給主,專務祈禱生活。特別是隱修士,一天中會用上大部份的時間來祈禱。不過,這並不意味著默觀祈禱是他們的專利;說實在點,生活於現時代的我們,更需要注意默觀祈禱才是。

今天,我們生活於一個講究效率的競爭社會中,四周的壓力使我們像機械般隨著人群走,我們沒有時間去分施愛和感受愛。但我們原是來自愛的根源--天主的,我們有去愛和被愛的渴望。有時候,我們都低估了自己的能力,覺得自己不可能在這繁忙的生活中,有默觀生活的一面。既然多瑪斯能夠跨越孤寂隱修院之外去找尋祈禱的題材,關懷世界的每個人,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從現成的生活中取材,來充實自己的祈禱生活呢?為什麼我們不能找出時間來製造一些機會、計劃一個默觀祈禱的時刻和地方?我們要騰出時間,讓自己在主內感受愛,也喚醒自己向主表達愛,和加深彼此間的愛。或者,我們仍然害怕找不到時間,和怕沒有適當的祈禱場所。其實,我們的祈禱場所可以是一間房、一張床鋪,我們可以凝視一朵小花、一棵小草,或在街上漫步,只要掌握著心領神會的那一刻,我們就可以進入沉思默禱之中。

生活祈禱、祈禱生活

如果我們知道如何聆聽天主的話,如果我們知道如何去看生活,我們整個的生活將是一篇祈禱文。如果我們懂得為主保留一些屬於祂的時間,如果我們知道珍惜和祂單獨相處的那一刻,祈禱的時間將成為我們生活中不可缺的一部分。以下我們將舉出一些實際的例子,這些人都是在今日繁忙生活裡保持著一個不可少的祈禱時間和行動。

思明在一間機器廠工作,每週的工作時間都不同,有時早有時晚。因此,思明雖然很希望能每天參與彌撒領聖體,但礙於工作關係而無法實行。不過,他卻把握著生活中的每一個機會。他說:

「最初,對於不能參與彌撒的日子很不是滋味。漸漸,我體會到與主交往尚有其他的許多方法,又何必要執著某一個形式呢!於是,我按照自己每週的工作時間,來協調自己的祈禱時間。能夠參與彌撒時便好好的把握。在其他時間不配合的日子,我便會抽點時間來閱讀、默想當天的彌撒讀經,又或用上二三十分鐘來靜思。現時我已習慣了每天抽出一些時間來做祈禱。我發覺我再不會受人地時間的限制,而能夠自由地因時制宜的爭取祈禱的時間,並努力的完成它。」

巧玲每天六時半出門,從沙田前往官塘返工。忙完朝八晚五的工作後,又往夜校進修。每晚返家時已將近十時了。要做到「每天抽些時間來祈禱默思」,對巧玲來說真的是有心無力了。但是,巧玲卻一直從未忽略每天做好自己的祈禱。我們問她是怎樣抽到的,她告訴我們說:

「我是利用了每天來回上班返家的交通時間。從沙田到官塘,巴士最少要行四十分鐘,加上排除輪候的時間,就將近一個小時了。初時,我對排隊乘車,總以為是白白的浪費時間。後來朋友送給我一本袖珍新約,我就把它放在手袋里,每天利用候車的時間來閱讀聖經。每次只讀一小段,然後坐在車上閉目默思。偶然也從窗外景物捕捉上主的影子。現在我再不會感到乘車的煩躁和無聊了,反而好好地珍惜那一段車程,連在交通擠塞的日子,我也能安然、善用了那段較長的時間!當晚上放工回家的旅程中,我則喜歡數著珠子念玫瑰經,任隨車子帶著疲憊的身軀前行;這時候又有另一番不同的感受。如此,一早一晚與主會晤的這分情趣,使我對生命充滿信心,也使我常常抱著一個嶄新的精神來開始每一日的生活。」

黃太自生下第二個女兒後便沒有出外工作,但繁瑣的家務也夠她忙的了。每天,她忙完丈夫及孩子們的早餐,就送孩子上學,等到閒下來時已九時多了。然後便開始整理家務,買菜洗衣等等。黃太是在公教家庭教育下成長的,自小便養成念早晚課的習慣。每天清早她會提早些起床,好能從容的完成早課。日間在整理家務之後,她便坐下來讀一段聖經。電視新聞的內容更常成了她代禱的對象。甚至有時在做家務時,她想起了某些人物或事件時,便自然的在心中默禱,求主幫助這些人。

從上述三個不同的祈禱方式看來,他們都能因時制宜的把握著一個適合自己的祈禱方法。我們也注意到一件事,就是竭力爭取祈禱的時間,無論在何種環境中或任何工作壓力之下,都可以擁有那與主同在的「專用時間」。

每天生活中的點滴,應該成為我們祈禱的豐富題材,而因著機械般繁忙的生活節奏,更應激起我們去爭取、擁有屬於自己與主交往的時刻。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去發掘如何為我們自己製造默觀的機會,也隨時準備好去學習和付諸實行。

「真正默觀的經驗,就像我們經驗愛一樣,只是一種賜予,而不是我們自己聰明地運用神修技巧得來的。」(多瑪斯.麥純)

我們能否生活於世務中又能度祈禱生活?

反省、討論、行動

  • 在上述的幾個生活事例中,哪一個和我現況最接近的?我有努力地做好祈禱嗎?
  • 找出自己不能做好祈禱的原因,並設法改正過來。
  • 在小組中彼此分享個人的祈禱生活和習慣。

參考資料

  • 生活在祈禱中的人 【真理學會 第98-112頁】
  • 渴慕的短禱 【光啟】
  • 與天主談話的藝術 【光啟】
最後修改: 2015年 04月 2日(四) 17: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