誡命重溫(4)

尊重生命(第五誡)

生命固然寶貴,但能使生命活得有意義就更寶貴了。

前言

某女修會在澳門離島管理著一間小型的弱智和精神病院。某一天,我前往探訪時,見到院長修女不停地東奔西跑,為這個病人清理床舖,為那一個病人剪頭髮,甚麼都要由自己動手做。她告訴我,病院規模小,人手不足,所以事事都要親力親為。當閒下來的時候,她又四處巡視,病人都愛拉著她問東問西,都是一些千遍一律無意義的問題,而她卻不厭其煩的重覆一次又一次的回答。我就見到一位老婆婆把同一個問題問了七、八次之多,而修女也就回答了七、八次。每一次的答覆都使那老婆婆開心地拍手叫好。事後,我問修女,是什麼原因使她有如此大的忍耐和愛心面對這一班人。她說:「沒有什麼,只不過她們是人,是我們中的一個人。她們都擁有生命,她們都有權利生存下去。我尊重她們每一個人的生命,就如同尊重你和我的生命一樣。我的責任是幫助她們活一個更豐盛、更有意義的生命。」

人人都愛惜自己的生命

每個人都愛惜自己的生命,都希望長命百歲。縱然活在世上的時間只是那短短數十年,但是,人卻不惜為了保護生命而努力尋求方法。所有衣、食、住、行各方面的進步,莫不是為了使生命享有快樂的時光。病人努力與病魔搏鬥,為的是要繼續活下去。講究衛生和營養也不外為了更長命。世界上每個國家和地方法則也都有明文保障、維護人的生命,防止損害人的身體。

以上的事實表現出人和團體都極力的珍惜生命,使它不受禍害。然而,世界上均有一些人自動地為了愛,為了搶救別人的生命而捐棄自己的生命。這些人不是輕視自己的生命,只是讓自己的生命活得更有意義。我國有句話:「死有輕於鴻毛,有重於泰山。」生命本身自然寶貴,但是,能使生命活得有意義就更寶貴了。

人有權支配生命嗎?

有人不惜爭取、延長生命的年限;另一方面,有人卻視生命如草芥。不是嗎?每天打開報紙,自殺、劫殺、傷人等事件瘡痍滿目,而我們早已對這些事處之泰然,也顯得無動於衷。這是因為我們不關心別人、漠視生命的價值嗎?抑或我們只關心自己而忽視了別人存在的價值呢?我們都知道傷害別人的身體和性命是犯罪的行為,連自殺也是違法,是禁止的,因為除天主之外,誰也沒有權柄決定生命的長短。儘管我們對「毋殺人」的誡命最清楚明白,也不容置疑,但是每當我們面對社會上許許多多似是而非的新道德觀念時,往往會迷失方向,無所適從。

  • 墮胎

在第五誡中關於墮胎的問題為今日教友們來說,是一個大挑戰;也是一個切身的問題。基於家庭計劃和經濟預算,做父母的對養育兒女的數目早就作好了選擇。於是當某些「不速之客」不在預算之內突然來到時,便得面對挑戰,做一個明智的抉擇。往往在抉擇時,碰到社會上的道德標準和我們的信仰有所抵觸時,我們在取捨的行動上就更形困難了。因為,或多或少的,我們都受到了社會上一般的道德尺度所影響。

香港現時已放寬了墮胎,在不少情況下被視為合法行為。換言之,墮胎這回事再不必偷偷摸摸的找黑市醫生。表面看來,好像是件好事,尤其是為那些孩子過多的貧窮婦女,以及一些不是因了自己的過錯而必須墮胎的人來說,是安全得多了。但是,在基督徒而言,我們可否認同這些法例?

以下讓我們節錄兩段教會有關墮胎的指示條文來作反省:「生命之主天主曾將保存生命的卓絕任務,委託於人,並令人以相稱人性尊嚴的方式,完成這任務。故此,由妊娠之初,生命即受到極其謹慎的保護。墮胎和殺害嬰兒構成滔天的罪行。」(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第51號)。

很明顯地,教會的指示是:無論在任何環境之下,永遠不能許可人以直接的行動毀滅無辜胎兒的生命。至於問及基於母親的健康,優生學的根據,以及因姦成孕等情況下,教會是否允許墮胎?在一九七四年輕教宗保祿六世批准的「墮胎聲明」中的立場為:

「⋯⋯可能是母親的健康,有時是她的生死問題,亦可能是增加子女數字,勝過家庭的負擔,特別怕嬰兒是不正常的、或殘廢的;也可能是家庭的榮譽問題,或社會中的地位問題等。我們說以上任何理由,都不能授人權力去殺害另一個人的生命,雖然它剛開始。對嬰兒將來的幸福,沒有人,連父母在內,亦不能代替他,雖然他尚在胎中,用他的名義選擇他的生死。」(參閱合一教理卷四143頁)

有許多人以胎兒尚未成人為理由,否認殺害生命的說法。雖然醫學及生物學不能清楚告訴我們,生命到底何時開始。但是有一個事實,就是胚胎是一個小生命,是天主賦與人靈魂的先決條件;是一個生命誕生的過程。現在,我們蓄意要將這將要成人的生命除去,便是破壞了生命成長的自然律,這實在是一項狹義的謀殺行為。

  • 自殺、安樂死

上文提及「有些人為了幫助別人而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」的事實。這種偉大的行為,與自殺是兩件截然不同的事。自殺是人在自由意志、下決意終止自己的生命。為基督徒來說,這行動表示了對主的失望;大大的否定了天主的慈愛。縱使一個人的生命活得一無用處,且完全失去意義也罷,他也不能自殺,因為他無權這樣做。「安樂死」是幫助一個人死去,以減輕和縮短一個垂死者的苦痛。通常是病人的家人要求醫生使用藥物,幫助病者早日結束生命。有人說:「既然明知病人無好轉的可能,且出於愛心以減輕他的苦痛,究有何不可?」

我們的答覆是:無論如何,我們沒有權去干預人生命的長短。況且在天主的計劃中及病者的立場來說:病痛不一定不好;相反的,可成為他個人修德立功的方法。同時也是天主容許在他生命中出現的事實。在安樂死的行動中,我們超越了信仰天主是生死大主的應有界限。如果這行為是出自病者自己的要求時,這便成為一種間接的自殺了。

活一個豐盛的生命

畢竟在我們當中走上自殺的路和有勇氣尋死的人還是不多,但是,染上惡習的人卻比比皆是。所以,第五誡要求人遠離一切傷害身體的事物,如吸毒、酗酒、打架、沉迷賭博和暴飲暴食等,都是損害人健康的行為。

表面看來,第五誡所命令的不傷害人的身體和生命,也只不過是一項消極性的禁令。不犯錯不等於就是守好誡命,每一條誡命都有它積極性的一面。第五誡喚醒人活一個豐盛的生命;善待身體,把握生命中的每一刻。我們說:生命是來自天主的,祂要求人在生活中成長,走向成全的境界(得救)。要使我們的生活有意義,首先應該為自己安排一個均衡的、有紀律的生活;培養一個欣賞生命的心態;以喜悅的心情來面對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情。同時,用愛心來開導、勸勉那些對生命失去信心的朋友,幫助他們重新站起來,努力的活下去。這樣,在愛天主、愛人的生活裡,我們才能滿全守誡命的意義,在得救的路途上前進。

第五誡----毋殺人

命人尊重人的身體;積極地欣賞生命的價值。為此,人當遠離傷害人身心的罪行:如殺人、自殺、墮胎、安死、酗酒、吸毒、打架和放縱生活等行為。

生活反省

  1. 與人交往的時候,我曾否向一些附和墮胎合法化、人工節育法等的朋友,表達自己的信仰對「生命」的立場。
  2. 我同意並遵從教會的訓導嗎?我對「尊重生命」的內涵有多少認識?
  3. 在履行尊重生命的責任時有什麼困難?曾否向其他教友或神長們求教?或者幫助人解決困難?
  4. 我曾否肆意縱容自己沉迷於損害身體的活動、事物或行為中?或者企圖學習一些有損身心的事物,例如賭博、酗酒、吸毒、暴飲暴食、閱讀不正當的刊物等。
  5. 我是否每天都感謝天主的恩賜和眷顧?是否恆常祈禱?是否刻意地去渡一個有意義的生活?
  6. 我是否努力從聖經中學習基督徒的生活?是否勉力以喜悅的心情去面對每天的際遇?
  7. 我樂意把握時間,從感恩祭中吸取生活的力量嗎?
  8. 今後,我如何在履行尊重生命的責任時,做得更好?

參考資料

  • 尊重人的生命 【天主教的信仰 第222-224頁】
  • 基督之律卷三(1) 【光啟 第132-166頁】
  • 身體與生命 【合一教理卷四 第139-147頁】
  • 天主教對安死的看法 【神學論集 23期 第103頁】
  • 安樂死亡 【鐸聲 151期 第29頁】
  • 人口問題與調節生育 【神學論集 18期 第549頁】
  • 畢林氏節育法 【鐸聲 156期 第49-50頁】
  • 絕育 【鐸聲 177期 第30-32頁】
  • 聖經:
    • 瑪 5:21-22;12:9-13
    • 谷 8:35
    • 路 9:24;17:32
    • 若 12:25
    • 格前 6:13,19-20
    • 希 10:5-7
    • 羅 12:1;14:7-8
最後修改: 2015年 03月 31日(二) 12: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