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穌的祖先(1)

哀號者的呼聲

以色列民族

在舊約聖經中,常出現「以色列民族」這名詞。「以色列」是一個種族的名字,是天主教史中的一個特選民族;他們是被天主所揀選來與祂訂立盟約的民族。因著這個盟約,天主常常與以色列人在一起。聖經中,我們常看到天主稱自己為以色列的「天主」(依 1:4)、「君王,教主 (依 44:6)、「造主,君王」(依 43:15)。天主就這樣用以色列天主的身份,進入了宗教歷史中。反過來說,以色列便成了人類中天主所特選的人民,他們代表了整個人類,成為天主救世計劃的受託者。換言之,他們與天主所立的盟約,以及他們與天主間所發生的事跡,也即是整個人類與造物主間的關係和存在的歷史事實。

選民的意義

我們說「以色列是天主特選的民族」時,就知道遠在很久以前,天主就與以色列的祖先訂立了盟約,要在這民族的世系中完成祂與人類間的一種救世計劃。天主要求這民族代代相傳,保留祂和他們間的關係,就是承認祂是他們的天主。事實上,這民族也一直承襲他們祖先亞巴郎、依撒格和雅各伯所傳下來對天主供奉的信仰。

這個特選的民族,雖在天主的照顧、愛護下成長,但是,卻不表示他們得天獨厚地能免受人間疾苦;相反的,為了保存信仰,他們先後受盡苦難和磨鍊。關於這點,使我們聯想到,人類尋找、皈依天主的路途,是崎嶇坎坷的。有幸的是,天主一直不斷地引導、帶領人化險為夷,脫離困境。

哀號者的呼聲

以色列人的先祖雅各伯,原居於客納罕地,後來,因為全國鬧飢荒,唯獨埃及有充足的食糧,而雅各伯的兒子若瑟,又在埃及管轄國庫,於是,雅各伯便遷往埃及,在那裡定居下來,同時他的子孫,亦在埃及成家立室,繁衍開來。他們本來是半遊牧的民族,後來在埃及學會了耕種和手工藝,便漸漸成為一個有組織的民族。其中最能維繫他們的,是他們的宗教信仰。

數百年後,寄居埃及的以色列人與日俱增,逐漸成為一個有組織的民族團體,他們興盛之速,使埃及王開始擔心起來,怕有一天他們會吞滅了整個埃及國。於是,便開始壓迫以色列人民。

「看,以色列子民,比我們又多又強。來,我們要用智謀對付他們,免得他們繁盛起來,一遇戰爭,就去與我們的敵人聯合,攻擊我們,然後離開此地。」於是,埃及王派定督工管制他們,以苦役壓迫他們......。(出 1:IO-14)

除此之外,埃及王更殘害以民的生命,下令殺死他們所有的初生男嬰,以減少他們的人口。就在他們受盡勞役痛苦之際,天主聽到他們的哀哭聲,而伸手拯教他們,帶他們離開埃及,脫離困境。(參閱出 1:15-25) 這証明天主是關心人的疾苦,是愛人、憐憫人的。在整本聖經中,我們都可以見到天主的仁慈和愛,在不同的人物、事跡上顯露出來。

事實上,我們所見到的以民,他們飽受的壓迫和痛苦,並不單發生在他們身上。我們知道,在以民之前及後,以至生活於現時代的人類,都逃避不開「受苦」這回事。人生總離不開苦痛,這是鐵一般的事實。究竟,愛人、拯救人的天主,為甚麼又容許人受許多痛苦?讓人一代代的與困難、痛苦搏鬥?原來,人間有苦痛的緣由,可追溯至人類始祖亞當和厄娃身上,即由於他們與天主的關係破裂而引起的。

造物主與受造物

舊約創世紀的第一、二章告訴我們,世界萬物及所有一切,都是天主創造的:「在起初,天主創造了天地......」(創1:1-25)。天主創造了萬物的過程,是分「六天」(即六個階段)進行。人是在第六天才創造的;當天主造好了一切爬蟲、走獸後,「天主看了認為好。天主說:『讓我們照我們的肖像,按我們的模樣造人,叫他管理海中的魚、天空的飛鳥、牲畜、各種野獸、在地上爬行的各種爬蟲。』天主於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,就是照天主的肖像造了人:造了一男一女。」(創 1:26-28)

若以今日人類征服太空的科學思想,來閱讀創世紀有關創造宇宙萬物的過程,勢必引起許多犯駁的地方。不過,要想從聖經裡懂得天主造世的道理,必須要分清聖經所要說的事實和它對這事實的表達手法。

在創世紀的一、二兩章中,聖經作者主要想表達的,是天主創造萬物的這個事實。在這些章節中,作者的本意並非在「人類起源」的問題上作任何科學的描寫,而只在點出今日我們所認識的人類和天地宇宙,一切都是天主的受造物,是天主造了他們。為此,整個人類、大地均屬於天主,在祂的治理下生活。關於這一點,與科學是沒有抵觸的;因為理智告訴我們,宇宙必有一個造物主。

此外,這些章節裡,關於人的受造,說得特別詳細,就是「天主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」。明顯的,人在萬物中具有特殊的地位。不但是有別於禽獸,且要分沾了天主的德性,肖似天主--天主賦予人類理智和意志。所以,人類居於萬物之上,「管理海中的魚、天空的飛鳥、牲畜、大地和地上所有蠕行的動物。」天主對人類的慷慨,不止於此。「天主在伊甸東部種植了一個樂園,就將祂形成的人安置在裡面。天主使地面生出各種好看好吃的果樹,生命樹和知善惡樹在樂園中央。」(創 2:8-9)這裡所說的「伊甸園」是指一個美滿幸福,無憂無慮的境界,其中最主要的是在親情中和天主在一起。此處點出天主造了人類後,還為他們保留一個更大的恩賜,他們(亞當和厄娃)充滿智慧,並自由自在地在天主的照顧下生活。

自由的抉擇

天主賞給人類最寶貴的恩典是自由和智慧。只有人具有自由選擇的能力,人可以決定自己的一切,但也應該對抉擇的後果負責任。

天主曾以無限的慈愛,慷慨造了人類,當然希望人類忠於祂,以愛來還報。可惜,亞當和厄娃在接受考驗時,為虛榮心所驅使,不顧理智的呼聲,拒絕天主的愛,選擇了「離開天主的道路」-- 犯罪。關於人類第一個罪的「犯罪」過程,聖經中這樣描述:「樂園中各樹上的果子,你都可吃,只有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,因為那一天你吃了,必定要死。」(創 2:16-17) 這是說,在樂園中的亞當厄娃,可以隨心所欲,為所欲為,但該遵守唯一的禁令--不吃知善惡樹的果實。究竟那棵樹上的果實是否確實不能取食?這實在並不重要,天主只在考驗他們是否遵命行事。

人類在自由抉擇中,竟選擇了「違命」,從那時起,人類開始有了「原罪」。雖然,聖經中在這犯罪過程裡,以蛇為罪魁禍首,引誘厄娃犯罪 (創 3:1-3)。但是,天主已給了人足夠的智慧和力量去戰勝誘惑;可惜的是,亞當和厄娃經不起虛榮心的考驗,不信賴天主而順從了魔鬼。從蛇與厄娃的對話中,我們見到一場內心戰爭的素描。吃禁果,無非是人內心自由抉擇的一種外在表現。

罪的後果

從上文的敘述中,我們見到原罪的本質無非是驕傲自大,不信天主,濫用自己的自由,妄想得到更高的智慧,結果弄致秩序大亂,連原有的幸福也不能保存。聖經說,原祖吃了禁果後,眼睛開了,看到自己赤身露體而感到羞恥。(參閱創 3:7) 這「感到羞恥」實指明人與天主間原有的和諧關係頓時破裂,接踵而來的是易於傾向罪惡。

此後,人類便陷於誘惑和考驗的生活中。我們見到聖經中所描寫人性敗壞的例子非常多,例如加音殺弟 (創 4:1-16)、洪水滅世(創 6-9章) 以及巴貝耳塔 (創 11:1-9)等事跡,均是原罪的後遺症。自此以後,人類都要承擔這原罪「後遺症」的後果,就是在生活中,再沒有不勞而獲的幸福,而要辛苦地工作,賺取食糧,同時也要面對天災、人禍的種種挑戰,甚至,疾病和死亡也成了人生必然的事情,這一切均與原罪有大關係。可是,另一方面,人若能善用自由和智慧,與生活搏鬥,則亦會得到最後的勝利,與天主重修舊好,因為這是天主所許給人的諾言。

在人類與天主的關係破裂後,表面看來,天主棄人類而不顧,任其喪亡。這是天主公義的不容忽視之故。而另一方面,天主預告人類,要使人類獲得最後勝利。天主對蛇說:「我要把仇恨放在你和女人,你的後裔和她後裔之間,她的後裔要踏碎你的頭顱,你要傷害他的腳跟o」 (創 3:15) 這幾句可被認為人類將得到救贖,重獲天主恩寵的一個預告,它指出原祖時代慘遭魔鬼(蛇)襲擊的人類,最終將會戰勝魔鬼,重獲天主珍貴的友誼。在以後的課程中,我們將見到天主救贖人類的計劃,逐步地實現開來。

內容撮要

  • 以色列是一個種族的名字。在很久以前被天主揀選了,作為保存信仰,協助完成天主的救世計劃。在此以色列民族也就代表了整個人類。
  • 世界萬物都是天主創造的,而萬物中,人是最尊貴,因為人是天主按自己的肖像而造的。人具有自由和智慧。
  • 古往今來,人在世上都要受苦,人間有苦痛的緣由可追溯至人類始祖亞當、厄娃身上。人類犯的第一個罪叫做原罪,是亞當、厄娃妄用自由,違背天主的命令,吃了禁果。原罪的後果不但使亞當、厄娃失去了原有的福樂,此後的所有人類亦受到原罪後遺症的影響,生活於誘惑考驗中,且易於傾向罪惡。
  • 為了補救原罪所帶來的分裂,天主許下要救贖人類的計劃。

反省、討論

你覺得天主對亞當、厄娃的考驗公平嗎?原罪「後遺症」的說法可以接受嗎?


最後修改: 2015年 05月 28日(四) 14: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