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仰與人生(2)

大地之謎 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,才是有福的。

我生活中的哪一片段,能揭示出大地之謎的奧秘?

前言

「一粒砂石,觀全宇宙;一朵野花,想見天國。」見到這句話,使人聯想起那首旋律幽美的歌曲─《道之道》:

告訴你,那一天,我抱著一個嬰孩,擁抱了人類的生命。

我拾起一粒砂,看到宇宙的縮影。世上一朵小花,可盛載千萬人的喜樂;

世上的百般靈氣,能聚積成一粒小水珠。而花的生命和路旁的水珠,都在邀請我走向你,走向你!再平凡無奇的東西,在詩人藝術家的眼中,經常成了美妙的天地。世上的事物,即使是最渺小的,若細心加以觀察和思考,也都能給人帶來意義,並使人悟出真理來。所以說:「都在邀請我走向你」這個「邀請」是來自造物者的奇工妙化,是因為人有一雙敏銳、好奇而有心的眼睛,去體察和沉思,最後找到了祂──宇宙大地的造物主。

有一個印度人說:世界是由一頭大象支持著的。有人問他,這頭大象是由什麼東西支持的?他答說是由一隻大烏龜。那人再追問他這隻烏龜又是用什麼支持著的呢?他回答:是由一種不知叫什麼的東西支持著。

宇宙間的許多問題,追究到最終時,到頭來總是一個謎,一個不可解答的奧秘。自古有人類以來,人便將這些不可解的奧秘歸根於超然的力量──神。另一方面,自有宗教以來,一直也有人在懷疑和反對神的存在。以下我們將透過一些人的經驗、歷史事實和前人的智慧來探討一下神存在的問題。

人性經驗

人在平淡的生活中,也許從不去理會神和宗教的問題。但是,到了身陷苦痛、挫折時,便會發出求助、求救的呼聲,下意識中希望有一個外來的力量打救人,這就是發自內心對神的渴慕。

為什麼許多人都否認神的存在?這是因為情慾誘騙人心,使人希望沒有神,好能不受束縛和制裁。但不爭氣的人心,每每在作了壞事時,便經不起良心的譴責,愈覺得天下間冥冥神明的力量,這種犯惡時巴不得沒有神,而心裡又懼怕受罰的現象,就是神存在的最大証明。有時候,人看來是生活於惡根性底下的,但惡事做盡之時,亦會自覺不安,這實在是身不由主使然。正如聖保祿說的:「我所願意的,我偏不作;我所憎恨的,我反而去作。」(羅7:15)

另一個證明神存在的具體經驗是愛,從人身上發出的愛的力量,可以說使人感受到造物主的偉大奇能。我們深信在人性的內心深處,潛在著一股來自天主的愛的力量,是超出人本性所能控制的。痛苦、死亡原是人所共畏,但由於愛的驅使,人竟有力量為義而受害;又或者為所愛的人代罪。這是「因為基督的愛催迫著我們」的緣故。(格後5:14) 我們相信造生人類的主宰,是一切美善的根源,人是祂的肖像,所以蘊藏著追尋美善和愛的能力,縱然有時候這種能力好像被外在事物所蒙蔽了,但發自內心的無形力量,仍然在人的心內行動著,也只有當人回歸到這愛的根源──造物主的時候,人才得到內心的喜悅。這時候,人所努力的、付出的一切也便得到了補償。

科學可以解釋嗎?

有人以為:從前由於人無知,懾於自然的威力,所以誤信神鬼之事,如今科學昌明,人早就不必再相信這些無稽之談了。不錯,科技的進步,確實給人解答了許多疑問,也使人擺脫了迷信的事情。不過,有一個現象是無法否定的,就是面對越進步的科技,人越覺得自己的渺小,和驚歎宇宙的偉大。試看今天的許多發明,真稱得上巧奪天工,但是,人在飽享了物質文明的成果後,卻又寧願置身於渺然寂靜的環境下,那怕是道旁的小草,天邊的浮雲,都比那些神乎其技的成就更為可愛,更覺奧妙:因為大自然的生命是造化的成果,出自人智慧的東西是永遠無法媲美的。人本身是有生命的,也一直的追求生命的奧秘,也惟有創造生命的主宰,才能真正回應人的需要。

也有人說:宇宙大自然的一切是「巧合」而成的。「巧合」在阿拉伯語原意是擲骰子。將骰子擲出去,如果出現了同一點時,我們便說「巧合」。如果我們將鐘錶的零件隨意放在一起,它會湊成一隻會報時的錶嗎?再看看宇宙中四時變化,萬物的成長繁殖等,都有其一定的井然秩序。再者,今日人雖已發明了至大功能的電腦系統,然而卻無法使死去的大腦恢復生命。有限的事物,如鐘錶和電腦,尚且要有一個有智慧的人來安排處理,那麼,宇宙之大,生命的奧秘,又怎可以沒有一個主宰來善加管理呢?

中國哲人

離開中國哲學史,雖然諸子的論述從未有正面、直接地談論神的事情,但從他們的言論教誨中,均不難理出一個共同點,就是各哲人都意味到宇宙間有一超然的力量,影響著宇宙和人的內心世界。於是,靠著這力量運行不止,生生不息。而人生於世,無論處世待人,都常受到一種無形的、發自內心的力量所左右。

Δ老莊之「道」──首先老子以為天地的生存,一定有他的來源和原理,他描述這個原理:「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,寂兮、寥兮,獨立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為天下母,吾不知其名,字之日道。」(《老子》25章) 就是說老子認為這個先天地而存在的「物體」,是萬物之母,就是「道」。其後莊子在《知北遊》中說:「道是無所不在的,在萬物中,在螻蟻中,甚而在屎溺中。」從這一點更可推知這無所不在的「道」更在人心內,因為莊子主張尋求「道」的方法是靜心,要人從忘我的境界悟道。所以老莊的哲學是:指出先天地萬物而存在的、作為天地萬物根源的就是「道」。而這「道」既存在宇宙之間,作為宇宙的根源,也存於人心之內,作為人的根本,所以莊子又稱這道為「大本大宗」(《天道篇》)。

Δ孔孟主張──孔子論道,大抵是以「仁」為主,「子曰: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處也。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去也。君子去仁,惡乎成名。」(《論語・里仁》) 又說「仁者人也」,意思是說:仁是人的根本,是人做人處事的原則,是一切行為和判斷的動力,是人與生俱來的。孟子認為「人之初,性本善。」又說:「惻隱之心,人皆有之。」所以他教人「盡心以知性,知性而知天。」然後更進一步「存心養性以事天」。孟子先點出人的根本是「善」,也就是孔子所說的「仁」。如果人能按著他自己的本心行事待人,他就能由他的善行追溯到他自己的本性,而這本性也就是天的本性,於是可知人和天的本性都是「善」。總括來說,孔孟哲學是先從人的善行來體驗人的根源是善,天的根源也是善。

綜觀以上各人所持的論點,不外承認宇宙萬物以至人心道德的準繩,均與冥冥中有一力量相連,作為動力的根源。姑勿論稱它為道、為仁、為善也好,只是名稱上的不同罷了。其實他們都承認有一個超越的存在,只不過他們只從現世階層來看它,把它解釋為推動宇宙的力量,和支配人心的道德準繩,而不直接說明它就是「神」。

宗教的存在

自古有人類,有社會團體存在,便有宗教現象的出現。如原始民族的精靈,庶物崇拜,是認為萬物都有神靈,並將喜愛的物件如獸骨、飾物等,視為降福消災的靈符。這些現象顯示出人對超現實力量的恐懼和寄予希望。世界上差不多每一個民族、國家,都有神話故事,儘管描述過程,及故事發展各有不同,但都有一個共同的模式:神仙有超人的力量,是賞善罰惡的,最後結局時,善人必得勝利。

世界各大宗教,莫不向人宣示一種超現世的境界,追求一個不滅的永恆生命。例如佛教認為人生是無常、無我和苦的,而這個苦不在於現實環境造成,而在於「我」的修練,在於能否修善行,這些就成為生死輪迴不息的後果。佛教修練的最高境界「涅槃」,意即解脫。

印度教亦相信善惡有因果,人生有輪迴,並認為人和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都有靈魂,軀體死後,靈魂還可以在另一個軀殼中復活,而現在的生活便成為人轉世的準則。

回教虔信唯一真神「阿拉」,信人死後復活,及末日的審判。人要承認自己的信仰,並行祈禱齋戒來敬拜真主。

基督教所信奉的是獨一無二的真神。此外,我國民間信仰的崇拜,由來已久。從以上種種事實顯示,人心深處都直接間接的尋找著造化他們的神,可惜人類理智在探求真理時,常顯出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現象。

啟示的宗教

翻開各宗教史實,追本溯源,其中只有天主教有詳盡的歷史記載。舊約中記載天主首先告訴人「祂是自有者」(出3:13),而歷代的聖祖和先知們做了這個信仰的傳承人。我們從中東的歷史資料中,可以知道舊約時代的宗教如何在眾多的多神宗教中,保持了獨一無二的真神信仰,獨樹一幟。後來,基督降生了,便更清楚地將天主的真面目啟示給人。至此,從以上所舉的中國哲人及世界各宗教情形看來,我們相信只有天主教保存了天主啟示的全部真理,而自稱為「啟示的宗教」。所謂「啟示」是說這位至高無上的神,以人所能了解的方式,向人指示、披露祂自己的本性,這些超過人思想所能明白的事理,除非神自己給人講明白,人的理智是無法找到圓滿答案的。

天主教能肯定地向人宣示這個神的形像和面目,是因為神親自的來到世上 (耶穌基督的降生),向人介紹祂的本性,揭示祂的計劃和祂與人的關係,所以我們再不必用揣測的名詞來形容祂,而能透過天主教教會的傳承去認識我們的造物主──天主。

反省、討論、行動

  • 除了從教理學習中認識天主的存在之外,你在生活中如何體驗這份信念?試分享一些經驗。
  • 試在一天工作之後,停下一會兒,回顧一下在今天的生活中,那些經驗能使自己更信賴天主。

參考資料

  • 神的存在 【天主教的信仰 第8一19頁】
  • 合一教理
    • 卷四 第31一34,50一60,94一99頁,
    • 卷一 第10頁
  • 神的觀念 【神學論集5期 第295頁】
  • 聖經:
    • 出 3:14
    • 詠19:2
    • 智13:1一5 ; 15:1一6
    • 依40:26
    • 約12:7一10
    • 羅 1:20 ; 2:14一16
    • 若14:9
最後修改: 2018年 08月 30日(四) 11:04